巨大的惊吓,还让顾念惊魂未定,难以控制的身体颤栗不断,也似丧失了语言能力,动了动嘴巴,却一个字都道不出口。

    帝长川看着她苍白如纸的面色,不禁皱了下眉,冷戾的目光旋即就落向了那辆车子。

    驾驶位上司机似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撞击,弄得晕头转向,好在并未受什么重伤,只是额头磕碰的出了血。

    司机推门下车,看着后方车子被撞的不成了样子,而帝长川的玛莎拉蒂却好状很多,不禁心上怒意,咆哮的朝着这边大吼,“你们眼瞎啊?还是没长脑子?”

    “一个瞎了似的女人乱晃,你又是从哪儿窜出来的?”司机恼羞成怒的将目光落向了帝长川。

    “突然就撞过来,你要全赔!还要赔我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他妈的,真是倒霉了,什么傻子都能遇到!”

    司机还在骂骂咧咧,而帝长川却不为所动,只是低眸安抚的轻拍了拍顾念颤栗的肩膀,“别怕,等我一会儿。”

    他说着,想要放开她,但又感觉可能有些不妥,便没放手,反而搂着她绕到了司机这边,他冷峻的面色骤然一沉,想也没想倏地一脚,直接踹中了司机的小腹,疼的男人倒在了地上。

    “啊!还敢打人,我他妈要报警……”司机疼的哀嚎,还不忘往车子那边爬去,想要拿手机打电话。

    帝长川阴鸷的冷眸一黯,迈步上前,精致奢昂的皮鞋直接踩在了司机的手上,不仅拦阻了他的动作,反而还轻微施加气力,疼的司机更加哇哇大叫。

    “听清楚了,我太太暂时身体不适,我不想和你过分计较,你冒失险些撞人这件事,我也可暂不追究,你车子的赔偿,稍后去帝氏领取,其他的,滚!”

    帝长川冷然一席话,了断后也扔下了自己一张明信片,然后转身搂着顾念就上了车。

    玛莎拉蒂撞的虽不轻,但好在各相功能还算稳定,他驾车驶出了地下停车场,绕了两条街道,选了个4S店将车子扔下,又随意购置了辆现货跑车,带着顾念便离开。

    很久之后,顾念才好不容易从刚刚的惊吓中慢慢挣脱,恢复了一些意识,身上的颤栗也缓了很多,只是脸色还是很糟糕。

    “谢,谢谢你……”她低哑的嗓音很晦涩,也显得有些支吾。

    帝长川一句话也没说,只是继续默默的驾驶着车子,穿梭在街道上。

    顾念好半晌才恢复的差不多了,低头看了眼手表时间,不免忙说,“有些晚了,能送我去苏氏酒厂吗?我和阿韵约了时间。”

    帝长川略叹了口气,因为这里距离苏氏酒厂不算远,穿过一条街道便可抵达,便直接栽她过去了。

    抵达后,他并未走,而是跟着顾念一起上了楼。

    顾念还是有些神情恍惚,所以也没在意那么多,直到进了办公室,苏云韵一抬眸,不禁就笑了,“帝总怎么也来了?”

    她边说边移开手边的文件,起身绕到了顾念近旁,“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出什么事儿了?是身体不舒服吗?”

    顾念微微的摇了摇头,稍微的松了口气,“没事,等会儿吃饭时再说。”

    苏云韵了然的点了点头,又拉她近一些,压低声,“和帝总和好了?”

    顾念这才注意到,身旁不远处满身气势的男人,一直如影随形,她无奈的紧了紧眉,走过去看向他,“还没问你呢,之前怎么去医院了?有事?”

    “我如果不去,你就已经住院了!”他低沉的嗓音明显没什么好气,凝向她时,也紧起了眉,似是在等着什么,但她不言不语,他面容就更沉了。

    顾念不明所以,只是又问,“那到底有没有事?”

    “一起吃饭,算是事儿吗?”他问。

    苏云韵看着他们两人这有一搭没一搭的对话,也无奈的摇了摇头,不得不充当老好人,走了过去,“好了,也到了午餐时间,如果帝总愿意的话,能让我也一起吗?”

    帝长川自然的低了低头,他率先转身向外,后方苏云韵拉着顾念,“到底怎么了?我看你们俩脸色都不对劲。”

    顾念哀叹了口气,将刚刚在医院地下停车场的事儿和她说了一遍,苏云韵也感觉有些惊吓,“我的天啊,你真的没事吗?没受伤?”

    “没有。”顾念抬眸扫了眼前方的男人,“幸好他及时出现。”

    不然,此时的她,是真的已经躺在了中心医院的急诊手术室里了。

    苏云韵也松了口气,“万幸啊,那等会儿好好感谢一下帝总,看不出来吗?他很在乎你的。”

    顾念无精打采,反手挽起了苏云韵的手臂,“那你和子良呢?和好了?”

    “算是吧!”苏云韵笑了笑,“以前啊,我总是沉浸在仇恨里,但仔细想来,都是上一代的事情了,苏家的事情,还有我父母,宋家只是间接关系而已,就算我再沉浸其中,执意报仇,除了只会折磨自己和孩子,还会有什么好处?”

    “而且,我也想了,如果我爸妈在天有灵的话,应该是希望我快乐幸福的吧,而不是一味的想着如何报仇。”

    苏家和宋家的恩怨,确实是上一代的纠葛。

    而且,苏家二老的亡故,也不是宋子良父母直接害死的,只是有那么一点连带责任。

    相较于这几年宋子良的付出和牺牲,以及整个宋家的所作所为,这份仇恨的执念,也将两家人折磨的着实不浅。

    都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也都是上一代的过往,也是时候止步化解,人要往前看,也要努力让自己幸福。

    “我有了球球和兮兮,而且子良对我也是真心的,不管我怎么样,变成什么样,他都一如既往的爱着我,让着我,包容我,理解我,时时刻刻陪在我身边,我感觉此生……他应该就是我的真命天子,完美良人了。”

    苏云韵粲然的淡笑,在洁白的面容上,很美。

    顾念看着她,感觉她是真的释然了,彻底放下了曾经的仇恨,也真的想要开始新的生活了,不禁由衷的替她高兴。

    “能这么想就对了!”顾念拍着她的手,几个人一起踏上了电梯。

    苏云韵看向她,“其实,最搞笑的,你知道是什么吗?”

    “什么?”

    “是我当初嫁给子良时,他就知道了我的身份,也知道我和他之间,有着上一代的恩怨纠葛,所以这几年下来,他真的很难,也压力很大。”

    一边是宋子良执意要娶要爱的妻子,一边是父母,中间还要横亘着苏宋两家的恩怨,若不明这些,只是被蒙在鼓中,那还能轻松些,但如果全部知晓,宋子良还真是左右为难,举步维艰。

    一边要时刻想着保护苏云韵不受伤害,也要努力化解她心中的仇恨,还要小心提防妻子的‘复仇’手段,另一边又要安抚父母,阻止父母发现苏云韵真实身份,也要守护她不受任何伤害……

    多难啊!

    即使是宋子良这样有权有势的男人,也照样很难,很痛苦,也很挣扎。

    但纵使如此,他还是坚持了下来,而且这么多年,初心不变,仍旧深爱,光凭这一点,又怎可能不让苏云韵原谅释然,重归于好呢?

    喜欢帝少,不知娇妻情深请大家收藏:()帝少,不知娇妻情深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帝少,不知娇妻情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木尔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木尔并收藏全本小说帝少,不知娇妻情深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