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现在是不是要说句恭喜了?”顾念问着,几人也踏出了电梯,走向外面。

    苏云韵笑容甜美,“好像有点早了,我和他约了个日期复婚,他说重新办婚宴,但我还没想好呢!”

    “重新办咯,多好啊!”顾念忙说,“我还想看到你穿婚纱呢,办吧!”

    苏云韵羞涩的抿了抿嘴巴,“之前结婚时,我们只是草草的办了个简单的仪式,这次他非要重新补办,但孩子都那么大了,让我有点不好意思……”

    “没事的,女孩子多大了都是小公主呀,而且我的阿韵这么年轻,又很温柔,重新办吧!我支持!”顾念连忙表态。

    两人一路有说有笑,抵达饭店后,又沉浸在了浏览菜单之中,点了几个菜,随着苏云韵将菜单递给服务生,她才想起来,“差点忘了,帝总吃什么?”

    “她已经点了。”帝长川淡言,余光扫了眼顾念。

    顾念略微有些尴尬,她和帝长川不知不觉中,口味都差不多相同了,所以基本上她爱吃的东西,他也爱吃。

    苏云韵心领神会,而顾念也有些疲倦的趴在桌子上,单手支着头看她,“真好啊,你和子良复婚了,现在就差珊珊的事儿了,如果珊珊那边也解决了,你和她一起结婚呗!”

    “倒是很不错啊!”苏云韵却有些疑惑,“不过,珊珊到底是嫁给少琛呢,还是嫁给你哥?”

    顾念蓦地一怔,“额……”

    好像这才是问题的关键,盛少琛一往情深,顾涵东又旧情难忘,最关键的,是发生在乔珊珊身上五年前的那件事。

    如果不把那件事彻底解决,那她心头上的咯噔永存,也会像个刺猬似的,排斥拒绝任何人的靠近。

    想到这里,顾念紧了紧眉,她之前送去化验的杯子,DNA鉴定也不知道结果出来了没有,但算了,因为没有加急,估计这几天才能出结果吧!

    随着饭菜的上来,几个人也开始了吃饭。

    帝长川全程没吃多少,只是不断的剔除鱼刺儿,将一块块的鱼肉纷纷夹给顾念和苏云韵,绅士的照顾着她们,直到用餐结束。

    因为顾念和苏云韵还有事儿要谈,自然要先回酒厂,而这之前,顾念也抽空走向了帝长川,“我和阿韵还有点事,你呢?到底找我有什么事儿?”

    “之前还有点温柔,现在就又变了样,顾念,你是人格分裂吗?”帝长川紧眉疑惑。

    顾念,“……”

    她之前哪里温柔?就算有,也是惊魂未定,被吓坏了而已。

    “你先和阿韵谈吧,我等你。”他说了句,就转身上了跑车,也没开车,只是停在路边,滑下车窗,点了支烟慢慢吸着。

    顾念无奈的叹了口气,将他无视掉,拉着苏云韵就回了酒厂。

    关于翌日的开庭,两人谈了差不多两个多小时,一切都谈妥后,也纷纷整理东西,眼看顾念要走,苏云韵又拦住了她,“阿念,聊点其他的,扪心自问,你真的不爱帝总了?”

    顾念一愣,没想到她竟提了这个话题,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我们都能看得出来,你真的还很在意他的,而且他也在意你,总是找机会黏着你,既然互相都有感觉,那就别再顾虑其他了,人生在世没多少年月可以荒废的,别到最后让自己追悔莫及呀!”

    “你现在还真是一副过来人的模样,不过,你的意思我明白,只是……”顾念也不想再回避自己的心,但总觉得哪里……好像还有点不对劲。

    是错觉吗?

    或许吧!

    再聪明睿智的人,在对待自己感情问题时,也难免会彷徨迷茫,就算有了错误的感觉,也是正常。

    “就当我是任性吧!反正……以后再细谈这个问题,先不聊了。”顾念微微一笑,及时结束话题,起身和苏云韵摆了摆手。

    苏云韵看着她向外的身影,忍不住微微叹息,就是还想再惩罚他一下呗!他们都看出来了,为什么这个两个当事人,还是感觉不出呢?

    平日里都那么精明,怎么到了这个问题上,变得如此愚钝……

    —

    楼下。

    顾念出来时,一如既往就看到了那辆黑色的跑车停在路边,挡风玻璃上被贴了一张‘停车罚单’而驾驶位内,邪肆的男人还叼着烟,幽冷的俊颜极佳,见到她时,才动身推开了副驾驶的车门,示意让她上车。

    她走过去上了车,随着帝长川灭烟驾车上路,她又问,“到底什么事儿?”

    “自己想。”帝长川俊颜有些沉,没好气的三个字,也不带一丝温度。

    顾念迟疑的愣了愣,“我想什么?不是你来找我的吗?”

    她稍微一怔,接连,“不会是轩轩生病了?”

    帝长川无奈的深眸暗下,“和孩子无关。”

    她松了口气,“那是什么?圆圆吗?”

    “都说了,和孩子无关。”他重复。

    顾念眨了眨眼睛,“那到底是什么?我不想猜,现在头不太舒服,你要说就说,不说靠边停车。”

    帝长川自然没有停车,反而一脚油门,车速更快了一些,直接驾车上了高速,面容阴沉,雾霭遍布,“你头疼也是自己笨的,顾念,是不是非要等我问出口,你才会说?”

    她抬手搓揉着眉心,“到底什么啊?”

    “你医院不是出事了吗?”他终于道出了口。

    帝长川是真的拿她没辙了,这么大的事儿,新闻上都被吵翻天了,她这个当事人竟还云淡风轻,甚至还能有时间跑出来和苏云韵商量上庭的事儿,傅晏就这么重要吗?

    最关键的,这么大的事儿,她碍于面子不会主动和他说,但他已经来到了她面前,稍微提一句,问问他该如何处理,就不可以?

    什么事都要自己扛着,什么事儿都要自己对待,她真以为自己是女超人?

    顾念移开了手,侧颜看向他,“你消息倒是真灵通,是出了点事,但问题不大,也能解决。”

    帝长川视线一沉,“惹上了傅氏在内的那些达官显贵,被他们设计陷害,这还问题不大?”

    他一句话道出了重点,顾念也在这时脸色沉了。

    “你,你怎么知道的?”她之前才接到‘威胁’电话,就和江硕一人说过而已……

    帝长川移眸看向前方,声线低沉,“都说我消息灵通了。”

    顾念一时恍然,“已经灵通到这种地步了,还真是不可思议,不过,你有办法解决?”

    “有啊。”帝长川倒是回答痛快,“别管傅晏了,让他坐牢去吧!”

    顾念,“……”

    看着她那无语的面容,帝长川也忍不住笑了,动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还有另一个办法。”

    “什么?”她连忙侧颜看过来。

    “和我复婚吧,做了帝太太,他们就再不敢惹你了。”他说。

    顾念再度无语的别过了脸,甚至还附带的深叹了口气,“哎……”

    帝长川蹙起了眉,“这是什么反应?和我复婚这么为难?”

    “与其这样,我倒是宁愿现在,算了,还是靠边停车吧!”她说。

    帝长川凛然的倒吸了口气,“这里是高速,你给我老实点,说清楚,和我复婚就这么不愿意吗?”

    完结

章节目录

帝少,不知娇妻情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木尔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木尔并收藏全本小说帝少,不知娇妻情深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