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昀面无表情地扫了她一眼,无焦距的目光并在她身上停留超过一秒,随即就面向了花影,沉声道:“她在哪?”

    花影用下巴比着前面的病房:“十二点钟方向,走三米有个门,进去,她在里面。”

    欧昀轻轻颔首,提步走了进去。

    年年傻愣在原地,难以置信地看着他的背影。

    直到那扇门关闭,她才回过神来,猛地转身,看向花影:“大叔的眼睛怎么了?”

    “谁知道呢,半年前突然瞎了,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也不说,不过瞎了一双眼睛对他来说影响不大。”

    年年陡然瞪大眼睛,心像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撞击着,只剩下一片混乱。

    一定是因为她……

    半年前,他一定是因为她!

    -

    欧昀缓步走进病房,进门后把门关上了。

    他走得很慢,尽管看不见,却似乎能听见她不太平稳的呼吸声,他朝着她的方向走过去。

    脚边碰到窗边,他停下来,摸着床沿坐下。

    伸出手,小心翼翼地寻找她的容颜,指尖触及到她凉凉的肌肤,他的心没来由一颤,眸底逐渐笼上一层温柔。

    “倾儿,我没想到你会来……”

    “欧昀?”

    沈倾儿沙哑地开口,没想到她睁开眼睛竟然会看到他。

    难道,是她的错觉?

    欧昀的手震了一下,下意识地把手缩回来,沉声道:“你醒了?”

    沈倾儿撑着身体坐起来,伸手去碰他的脸,感受到他真实的体温,这才确信眼前不是幻觉。

    “我还以为你真的死了,幸好你还在。”沈倾儿松了一口气。

    欧昀唇角微扬:“你找我有什么事?”

    “不是我找你,是年年想见你,我就带她过来了。”

    “胡闹!”欧昀低声苛责,“医生给你下了病危通知书,你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沈倾儿强颜欢笑,“不熟悉我病况的医院都会给我下病危通知书,其实没那么严重,就是TR22留下的后遗症。”

    欧昀轻叹一声,“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还好、咳咳咳……”沈倾儿失控地咳了起来。

    本以为听见她的咳嗽他会很紧张她,因此她下意识地避开了他的视线,但……她好像发现了不对劲。

    她大胆的对上他的眼睛,发现他的眼睛根本不会眨,也没有焦距。

    难道……

    她试着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而他竟毫无反应。

    就在她发呆之际,欧昀忽然抬起手,握住了她的小手,柔声道:“倾儿,我的眼睛看不见了,但我能听见你的声音。”

    沈倾儿怔怔地看着他淡然自若的妖孽脸,用力的记住他的模样,脑海中时不时会跑出当年他看她时的眼神,和现在不一样,但他眼睛里的柔情,却不减当年。

    这个男人,为什么这么傻?

    “欧昀,你的眼睛为什么会失明?”她试着问他。

    欧昀神色淡然道:“意外而已。”

    “别跟我说意外,我想知道真相,是不是为了救年年?”

    欧昀静默片刻,点头。

    沈倾儿破口而出:“你傻的吗?”

    “为了你,我可以放弃整个世界。”

    “蠢死了你。”

    沈倾儿又骂了声,爬到他面前,给了他一个感恩的拥抱。

    欧昀怔了怔,抬起手,轻轻地放在她背上。

    耳边传来她柔细的声音:“谢谢你救了年年,谢谢你这些年的坚持,谢谢你。”

    “倾儿,我……”欧昀想说点什么,她的身体却突然变软了。

    尽管她的呼吸很平稳,但他却察觉到情况不妙,当即抱紧她的身体,回头大喊道:“叫医生来!”

    没多久,医生走了进来,为沈倾儿做了急救。

    等医生离去,欧昀静坐在床边,大手紧握着她的小手。

    这时,花影和年年从外面进来。

    花影说:“我已经让鬼医生赶过来了,但愿来得及。”

    欧昀没有接话,只是点了点头。

    年年挣扎了许久,鼓起勇气说:“大叔,我有话想跟你说。”

    欧昀微微回头,面无表情道:“你知道你妈妈的身体情况吗?”

    “我……我知道。”

    “你知道还让她这么乱来?”

    “我就是想见你、”

    “滚。”欧昀低骂一声,语气不容置否。

    年年咬了咬唇,转身掉头就跑。

    花影“诶”了一声,不得不转身追出去。

    病房里只剩下欧昀和沈倾儿两个人,她昏迷着,而他的世界依然一片昏暗。

    -

    沈倾儿昏迷了很久,醒来时,医院换了一家,而她也看到了另一个熟人。

    鬼医生正背对着她在调药,听见床上的动静,回头看了眼,道:“你大老远跑来这种地方,不要命了?”

    沈倾儿声音有些沙哑:“年年呢?”

    “被J骂跑了。”

    “跑了??”

    沈倾儿下意识就想去找人。

    鬼医生又说:“没跑远,花影看着她。”

    沈倾儿这才松了一口气,目光寻向别处,好奇道:“欧昀在哪儿?”

    “说是要给你做吃的。”

    “他的眼睛……”沈倾儿犹豫着开口,“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不是为了救你那宝贝女儿,大概是上辈子欠你的吧。”

    “……”沈倾儿无话可说。

    她躺回到床上,闭上了眼,想着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如今年年终于见到了欧昀,她希望欧昀能够开导一下年年,就是不知道欧昀愿不愿意当个知心姐姐。

    到了午饭时间,欧昀拿着一份便当和一盅补汤过来。

    沈倾儿看着这些东西,不太有胃口,但为了接下来的洽谈,她不得不逼自己吃下一些。

    吃得差不多时,她试着商量:“欧昀,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你说。”

    “我想让你帮我劝劝年年,让她安心回家。”

    欧昀说:“她不值得你做到这种程度。”

    沈倾儿笑道:“你没有女儿,不理解这种心情。”

    “我不理解那种心情,但我理解你。”

    “……”

    沈倾儿顿时语噎。

    余光瞥见他的手指头有血,不禁要问:“你的手怎么了?”

    “可能撞到了。”

    “流血了。”

    欧昀下意识地把这只手握成拳头,微笑着说:“你别紧张,我没事。”

    “那个……”沈倾儿把话题带回来,“欧昀,你帮我吧,好不好?”

    欧昀发出一声若有若无的轻叹:“我答应你。”

    沈倾儿脸上总算浮出了笑容,“谢谢你!”

    欧昀几乎可以想象出她此刻的表情,一定笑得很美吧?

    当他分神之际,那只握拳的手忽然被什么东西握住,他怔了怔,几乎就想把手缩回来。

    沈倾儿握住他的手,不让他逃避,冲着门口喊道:“鬼医生。”

    鬼医生闻声进来,“什么事?”

    沈倾儿求助道:“欧昀的手指流血了,你有没有什么东西给他包扎一下?”

    鬼医生看了看欧昀手上那道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小伤口,若是平时,这种伤他们这种大老爷们压根就不会放在心上。

    不过,谁让她是沈倾儿。

    沈倾儿在这个地方,就是上帝。

    鬼医生去找了一块创可贴回来,给了沈倾儿。

    沈倾儿马上帮欧昀贴上,一边问他:“这些年你都在做什么?”

    “随处走走。”欧昀轻描淡写道。

    他可不会告诉她,这些年他除了帮忙寻找年年之外,剩下的时间全都在想她。

    他会时刻关注她在新闻上的动态,但后来有关她的新闻越来越少,她几乎完全隐退了起来。

    那段时间,他度日如年。

    “咳咳咳……”一阵克制的咳嗽声,打断了他的心思。

    欧昀急忙伸手扶住她的身子,急道:“怎么了?”

    沈倾儿咳得厉害,话都说不上来。

    好不容易咳嗽过去了,她微喘着气息,看着他焦急的脸,脑海中却失控地跑出了另另一个人的模样。

    她马上问他:“我还能活多久?”

    “如果你在一个四季如夏的地方生活,远离空气污染,吃的都是干净的水源,加上有心态好的话,你还能再活几年。”

    沈倾儿闻言笑了:“这种地方哪有?”

    “有些岛屿是这样。”

    “那那我也不能自己一个人住在岛上。”

    欧昀说:“倾儿,把你的余生交给我,让我照顾你。”

    沈倾儿婉言拒绝:“我都这把年纪了,欧昀,不要再等我,我永远不会背叛我的家人。”

    话音刚落,门外忽然传来少女的声音:“大叔,我想跟你一起走!”

    沈倾儿的心狠狠一颤,到头来,她还是失败了吗?

    年年从外面走进来,走到欧昀身后,咬牙说:“大叔,不管你生我的气也好,还是讨厌我,我真的没有办法融入他们的家庭。我从小在充满罪恶的地方长大,可你们却逼我学会正义,这对我来说太痛苦,让我跟你走吧,求你了。”

    说到最后,年年的语气变得哀求。

    沈倾儿一脸痛心疾首。

    如果当年他们没有这么大意,让人把年年抢走,年年也不会过得这么痛苦。

    都怪她……

    想到这些,沈倾儿又忍不住咳了起来。

    欧昀多么想把将她拥入怀,又怕她反感反而咳得更厉害,只好克制住了冲动,沉声道:“倾儿,你怎么想?”

    沈倾儿伸手抓住他的手臂,脑袋磕在他的肩上,低声说:“你答应过我,要让她安心回家,你一定要做到。”

    年年闻言急了,怒吼道:“我不回去,我不喜欢你们家!”

    “咳咳咳……”沈倾儿咳得越来越厉害,心口好似被什么东西堵住,忽然一阵闷意袭来,她呕了出来。

    一口鲜血,吐在了男人白净的衬衫上。

    沈倾儿怔了怔,看着他被血染红的心口,而咳嗽也神奇的止住了。

    欧昀用手指沾了沾他心上的液体,凑到鼻子前闻了闻,倏地皱眉,厉声道:“鬼医生,她为什么还咳血?”

    鬼医生从外面进来,神色淡然道:“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气急攻心,保持好心情才是活命的关键。”

    欧昀猛地将沈倾儿抱在怀里,在她耳边发出沙哑的声音:“倾儿,我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你。”

    沈倾儿笑了笑,抬手把他推开,又说:“那你把年年带走吧,她现在不想回来,以后说不定她会想回来,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欧昀沉默了。

    年年惊喜地勾起唇,却不敢再说话,满心期待地看着男人的妖孽脸。

    欧昀沉默了很久,点头:“好,我答应你。”

    沈倾儿笑颜如花般,清澈的眸底尽是他的俊脸:“我还有最后一个愿望,你可不可以帮我联系我的家人,我想回家。”

    欧昀微微蹙眉,终究什么话也没说,点了点头。

    “谢谢你,我有点困了,想睡一下。”

    “睡吧。”欧昀扶她躺下来,并且为她盖好被子。

    年年还想说点什么,却被鬼医生拉了出去。

    病房里静悄悄的,没多久,沈倾儿睡去了。

    欧昀这才敢握住她的手,千言万语,终究只能留在心底。

    -

    欧昀在病房里呆了很久,年年一直在外面候着。

    不知等了多久,病房的门终于打开,年年激动地走过来,迫不及待地喊道:“大叔,你什么时候带我走?”

    欧昀眸底一沉,声音带着几分寒意:“如果倾儿不在了,你也没有存在的价值。”

    年年顿了顿,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些,低声说:“我的命是你救回来的,就算你要杀我,我也不怕。”

    欧昀微微眯起眼,提醒道:“你的命是她给的,所以我才救你,对我来说,你不过是她的一件附属品,救你只是为了让她开心。”

    这番话,无疑伤了年年的心,但她并没有太在意。

    不管大叔怎么看她,对她来说,大叔就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救赎。

    不等年年说话,欧昀转头对花影说:“你去联系祁御尧,让他过来接倾儿回去。”

    “是。”花影转身离开。

    欧昀随即又对鬼医生说:“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如果倾儿死了,你也跟她一起陪葬。”

    鬼医生叹了声,“我就知道你会这样,得,我认了。”

    沈倾儿那身病,想要根治是不可能的,重在休养,只要把身体养好,再活几年完全没问题。

    看来,他家祖传的那些药方,得贡献给A国了。

    -

    当祁御尧来到这个国家时,欧昀已经带着年年离开了,医院里只留下鬼医生一个人陪着沈倾儿。

    祁御尧迫不及待地走进病房,见妻子安静的坐在床上,神色自如,却不见年年的身影。

    他隐约猜到了什么,走过去,坐在床边,伸手握住妻子的手。

    “倾儿,你在想什么?”

    “我让他把年年带走了,你会怪我吗?”

    祁御尧轻轻摇头,“你尊重你做的每一个决定。”

    “御尧……”沈倾儿伸手抱住他,在他怀里有气无力地说,“对不起,我都一把年纪了还这么乱来,让你担心了。”

    “我不怪你,现在心情好点了吗?”

    “嗯,好多了。”

    祁御尧将她抱起来,转身欲走。

    鬼医生跟了出来,说:“J让我跟着你老婆,而且我可以说,世界上只有我能护住你老婆的命。”

    祁御尧回头看他,微微皱起了眉。

    沈倾儿马上解释:“御尧,他叫做鬼医生,虽然人不太好说话,但是他的医术没得说。”

    祁御尧点头,“好,我听你的。”

    鬼医生马上说:“你老婆现在需要一个非常安静又没有污染的地方静养,这样她还能活个四五年,保养得好的话,十年都没问题。”

    祁御尧没有接话,脑子里开始寻找这样的地方。

    很快众人来到机场,祁御尧把妻子带上了他的私人飞机,鬼医生跟郝帅一起也上了这架飞机。

    坐飞机虽然快,但也够累。

    在飞机上,沈倾儿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

    祁御尧寸步不离的守在她身边,看着她逐渐放缓的眉头,他的眸底也逐渐笼上一层温柔。

    接近12小时的飞行,飞机抵达A国帝都国际机场。

    当沈倾儿下机那一刻,祁颜进激动地走过来,用力地把她抱进怀里。

    “妈妈,你吓死我了。”

    “对不起。”沈倾儿低声道歉。

    祁颜进看了看她身后,没看到年年的身影,倒是看到了陌生的鬼医生,便问:“妈妈,你果然没带年年回来。”

    沈倾儿无奈笑道:“果然我做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们。”

    “谁让妈妈你这么好猜,而且我相信总有一天年年会自己回来。”

    “年年会回来的。”沈倾儿一脸坚决道。

    她相信那个男人,一定会让年年心甘情愿的回到这个地方。

    至于年年回来的那天她还在不在这个世界上,那时已经不重要了,只要年年能回家就好。

    余光瞥见颜进脖子上挂着一块陌生的奖牌,便问他:“你又拿了什么奖?”

    “哦?这个啊?”颜进拿起脖子上的奖牌,唇角勾起了一抹宠溺的微笑,“这是无心拿到的第一块奖牌,全国街舞大赛冠军,她送给我了,是不是很漂亮?”

    “无心很厉害呢。”沈倾儿夸了一句。

    祁颜进嘚瑟道:“也不看看是谁女朋友。”

    沈倾儿被他的话给逗笑了:“你们公开了?”

    祁颜进皱了皱眉:“那丫头死活不肯公开我是她男朋友。”

    “你就听她的,现在公开还为时过早,你们还有很多事要做。”

    “我知道,妈妈我爱你。”

    “就你嘴巴甜。”

    这时候,刚刚打完电话的祁御尧忽然走了过来,伸手牵着妻子的手,柔声道:“倾儿,我们回家。”

    “嗯,回家了。”

    “回家了。”

    颜进走过来,挽住了母亲的手。

    回家了。

    -

    正文到此全部完结,如果有人想看谁的番外,可以写评论。

    喜欢司司的朋友可以继续追司司新书《重逢后我们成了模范夫妇》。

    简介:

    遇到顾先生之前,忍冬活得像条丧家犬,人见人欺。

    遇见顾先生之后,忍冬活着像只贵宾犬,不仅每天吃狗粮吃到吐,还要虐渣虐到手发软,以至于人见人恨,惨遭全网黑。

    忍冬不堪辱骂,找顾先生告状:“顾先生,有人骂我是你养的一条狗,还骂你人傻钱多没眼光。”

    顾先生睡眼惺忪地睨了她一眼,“早跟你说隐婚会遭人诟病,公开关系就好了。”

    忍冬不甘心,“我觉得我还能再浪几年……”

    顾先生捂额,果然女人只能宠,不能惯。

    后来年过八旬,她的顾先生逢人就自豪地炫耀:我太太的名字天生就是为我取的,忍冬忍冬,忍过寒冬,我们又深爱了一年。

    大家,新书见~~

章节目录

我和总统结婚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玉司司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玉司司并收藏全本小说我和总统结婚了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