麟帝二年

    张宴洋与朱高裕正式开始周游世界。

    咳咳,其实就是各种吃喝玩乐呗!

    朱高裕做了八年的皇帝,在位的时候很有皇帝的派头。

    现在退位了,也能及时收住。

    当满麟有国事上的有问题请教他,他也仅仅是就事论事,绝对不会摆前帝或者父亲的派头。

    这一点张宴洋是很佩服的。

    张宴洋离开前最放心不下是满麟的生活。

    呃,准确的来说是她的情感。

    满麟在四岁时跟着她小舅一起去各国做生意(游玩)的时候就已经会逗小哥哥玩了。

    小满麟很敏锐,直觉这事儿不能让家人知道。

    嗯,她小舅除外,反正小舅拿她没有办法,又不会告状。

    张宴洋是在小满麟六岁的时候,亲眼见着过一次的。

    那时候她就知道自家这女儿是一个多情的。

    其他的张宴洋不想插手。

    但是某一些方面,她觉得自己必须插手。

    她就一个要求。

    小满麟在满十八之前不能行那等事儿。

    等她身体状况完全允许了之后,她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她绝对不插手的。

    小满麟对于自己的身体还是挺在乎的,自己又去咨询了她的梁丘伯伯。确定了那事儿过早确实对身体不怎么好的。

    她甚至对张宴洋保证,二十岁之前,她都会规规矩矩的。

    还特别颁发了一条律法,把原来男子二十以上女子十八以上方可成亲,改成男子二十二岁以上,女子二十岁以上才可成亲。

    男女成亲的最低限度是在朱高裕在位的时候定下的。

    这一次只是修改,所以推行下去倒也还算顺利的。

    但是吧......满麟颁布起法律条文来效率倒是挺高的。

    她自己确实有一点明知故犯的迹象了。

    最近与一个山里出来的野小子打得火热。

    到底是那座山里面的?

    张宴洋就不知情了。

    反正满麟把他带回皇宫给她做贴身侍卫的时候,她就是这么说的。

    “别担心,你大哥还在朝堂上的,他不会看着满麟做糊涂事儿的。”

    张宴洋想想也是。

    她大哥醉心与官场。

    他又是满麟的大舅。

    有时候张宴洋的话还没有她大舅的话管用的。

    张宴洋算是明白为什么有些老人爱说,孩子在大在父母的心中也是孩子。

    等张宴洋彻底的离开京城,去到了一些以前没有机会去的地方,心中对满麟的担忧以及牵挂在慢慢的放下了。

    她可以永远把满麟当孩子,但是那只能是在他们那个小家的时候。

    从满麟登基的那一刻起,她就不在是一个孩子了。

    孩子是当不了一国之主的。

    麟帝四年

    全国开始扫盲。

    满七岁的孩子,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儿都必须到学堂去读书。

    相关费用由朝廷支付,时限为三年。

    三年之后如还有想要继续读书的也可以继续,虽然不能全部免费了,但是至少是有相关的补贴。

    还鼓励女子上学。家里有女子上学的,每年还可以减免一定的税费。

    同时鼓励在家里相夫教子的妇人们走出宅院。

    外面的世界很大,去寻得自己的一席之位。

    相应的提供很多的适合女子的岗位。

    同时鼓励传统的商人老板接收女员工,他们如果配合的话,那也可以给他们减少相应的税费或者提供其他的好的项目。

    刚刚开始的时候困难重重。

    张宴洋的卫与张宴丰的带头支持。

    这个时候外人才意识到,原来这两家商号里面本来就有很多的女子了。

    不知在商人们之间什么时候多了一些这类传言:

    千万不要小看女子的能力,那卫记还有丰记能发展得那么好,很有可能就是因为人家女员工多!

    对呀!咱们的麟帝不就是女子,我瞧着咱们的生活就是一年比一年好了。

    现在的女子与以前的不一样了,咱们的麟帝是天帝指派下来的,同时给咱们东洲国的所有的女子都带来了不少的灵气......

    经过长达数年的努力,女子外出干活赚钱终于不再是一件丢脸,让世人所不能容忍的事儿了。

    麟帝十年,废除一夫多妾,改为一夫一妻制。

    同时女子也拥有继承权。

    成年女子也可以分得良田。

    同年颁布了,女子也可以参加科举考试,可以入朝为官。

    朱高裕忍不住对张宴洋感叹:“满麟不愧为我的女儿!她做到了我与父皇还有先帝们都想不到,更加做不到的事儿。”

    张宴洋翻了一个白眼。

    满麟即为十年。

    东洲国的变化又多大?

    大的方面,东洲国是整个大陆当之无愧的强国。

    小的方面,每年都有不少肥胖病人因为患上各种慢性病而去世,但是却基本没有大批的人是饿死的。普通老百姓们不能保证每天每顿都有肉吃,但是米饭管饱还是做得到的。衣裳也许不算太华丽,但是保暖是完全没有问题,每人冬天都有几件厚实的衣裳过冬了。

    谁能想得到当女子的整体地位能力提高了之后,还能让整个国家的国力也提高不少呢?

    张宴洋也许能够想得到,但是她绝对做不到。

    所以她也从来没有对满麟灌输过这些。

    她看到的是什么,感受的是什么,那就是什么。

    在周游世界的这些年里面。

    张宴洋也弄清楚了自己的身世。

    她与大哥没有血缘关系。

    大哥是被张家爹爹娘亲捡回家的。

    具体身份依然不明。

    张家大哥本人表示并不在乎,在他心目中,他只有一对爹娘。

    而张宴洋与张宴丰在这个世上也还有其他的亲人。

    他们的娘亲是南国人。

    当年因为一场有预谋的意外流落到了东洲国。

    这些年里面张家娘亲的爹爹,也是张宴洋与张宴丰的外公一直在找他们。

    相认之后,张宴洋的外公来到东洲国看望过他那已经去世了的女儿。

    那个时候,他年纪也挺大的了。

    不过在南国甚至是整个大陆都是有名的人物——谢天生!

    他临终之际,把自己的一刬留给了张家兄妹三人。

    张宴习想要拒绝的。

    但是谢天生说了,他也是张家娘亲的孩子,如果她还在世的话,肯定不喜欢他厚此薄彼的。

    张宴习无奈的接了。

    转手就把它们全部放入了麟帝的私库里面了。

    满麟却还是不满足,又从她亲娘还有小舅那在筐了一笔。

    真的不是她贪财,而是她真的很缺钱!

    她虽然是帝王,但是国家大事儿并不是她一个人所了算的。

    她想要让户部支一笔银子去做一件事儿,都得开很多会,不断的说服他们。

    有些事儿可以等,但是有些事儿去等不得。

    可她自己制定的规矩还是得守的,她总不能明晃晃的打自己的脸吧?

    所以她时常得从自己的私库里面掏钱。

    现在正是捉襟见肘的时候呐!

    显然作为丞相张宴习是很清楚的。

    事后张宴洋还与张宴丰商量着要不要在给女儿(侄女)凑点钱去?

    毕竟就在不久之前,满麟还两眼通红的跟他们卖惨,她为了节省开支,把宫里面的下人都辞掉了近三分之二了。

    每天早上就啃馒头了。

    好不可伶!

    朱高裕与张宴习却对此抱有不同的意见。

    朱高裕:“她与你一样,向来就不喜欢身边有太多人伺候,这次不过是恰好找了这么一个好时机放掉他们。”

    张宴习:“满麟之前偶然间吃过一次民间一个小铺子的里面售卖的馒头,提了一句味道不错。她那侍卫就悄悄的去那里学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就为了做出那个味道以及口感来。满麟现在多半是愧疚的心理在作祟。”当然更多是人家两人之间的趣味。

    反正绝对不至于可伶到肉都吃不起的程度的。

    张宴洋与张宴丰瞬间就有些心痛刚刚给出去的钱了。

    不过,事后这两人又不约而同的给满麟的私库添了一笔。

    毕竟,这谁家的孩子谁家疼嘛!

    麟帝手头的钱多了,办事儿的时候腰杆也挺得更加的直了。

    这事儿办起来也顺畅多了。

    麟帝在位时,不断的对科举考试进行改革。

    满麟认为所有的行业都是一门学问。

    哪怕是种田,把那技术学精了,别说养家糊口,就是走上人生巅峰也不是问题的。

    咳咳,当然这是一种美好的期望。

    总的来说,由于她主张并且落实了,不歧视任何一行,对于一些起步行业还给予一定程度的支持。

    各行各业都得到了大力发展

    东洲国能够提供的工作岗位也随之增多。

    一般的老百姓们只要不太懒,那就饿不死的。

    有时候还得从别的小国招收人来做苦力活。

    张宴习终生未娶。

    后半生几乎都倾注在朝堂上了。

    张宴洋有劝过他,跟他们一起去游玩吧。

    但张宴习说他闲不住。

    他从没有对张宴洋表明过自己的心意。

    也没有知情人像张宴洋透露过。

    明明该随着时间以及现实慢慢淡化的情感,在他这里却恰好相反。

    好在,他隐藏情感的功夫也随之加深了。

    (全文完)

章节目录

拒嫁三王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以食为安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以食为安并收藏全本小说拒嫁三王爷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