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全本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郑家人到京城之后,就立刻紧锣密鼓的为文彬的婚事忙碌了起来。

    刘氏携着家乡特产拜访成王府,受到了王府的热情招待,两个从出身到修养再到身份地位都截然不同的亲家,在彼此都有心交好的情况下也算是相谈甚欢。

    但在三月春闱开场时,郑嘟嘟在初春瑟瑟的寒风中,拎着书篮进了京城贡院,三场九天,他出来时的表情十分轻松,特别自在的跟云萝说:“反正肯定考不过,就是去感受了一下考场气氛,除了更冷一些,和乡试倒也没太大区别。”

    真是很有自知之明。

    看到他这没有一点压力的模样,云萝都忍不住刺了他一句,“你不是说要跟上你哥哥的脚步,不让他把你落后太多吗?”

    郑嘟嘟眼神一飘,伸手把跟着云萝一起来接他出考场的小福绵揣进了怀里,理直气壮的说道:“我干啥非要跟哥哥去比?我觉得就算再等三年,我还是很年轻的,到时候金榜题名,三姐你再顺势帮我选个小娘子,都不必像哥哥那样连成亲的日子都因公事而选不好。”

    云萝很认真的多看了他几眼,似乎突然才发现这个当年调皮捣蛋的弟弟已经从懵懂孩童长成了一个翩翩少年郎,一身肥肉随着他身量的张开而不知觉的消退了,唯有两边脸颊仍有一点肉嘟嘟的,目光明亮,笑容清朗,棱角尚不分明,却一如既往的好模样,是那种特别讨长辈欢喜的可爱长相。

    掐指一算,云萝可疑的沉默了一下,随之幽幽说道:“你现在也可以娶媳妇了。”

    郑嘟嘟一下子抱紧小福绵,连连摇头说道:“三姐你不是说年少成亲易折寿吗?我觉得我还可以再多等几年!”

    云萝:“……”

    就如他自己的预测那般,几天后放榜,榜上确实没有郑嘟嘟的名字,他自己并不觉得失望,还高高兴兴的出去跟相熟的江南学子吃喝了几天,之后就被见不得他轻松自在的太子殿下拖走了。

    太子从几年前就开始涉朝政,每日课程依然不少,还得掌武学堂,挖空心思的挣钱,忙得恨不能一人分成两个三个,寻常人不足以让他轻易交托事务,看到郑嘟嘟闲得整天瞎溜达,正好把他拖来干活儿。

    郑家人虽然来了京城,但云萝的日子并没有太大的波澜,每天按部就班、有条不紊,看似平淡无趣,但她自己却过得似乎很惬意,并不觉得生活乏味。

    过了三月,叶蓁蓁的肚子迅速胀大,长公主减少了出府的时间,卫长乐往瑞王府跑得也没那么勤了,就连景壮壮都开始时常出入卫家,盯着叶蓁蓁的肚子,期盼舅母能给他生个妹妹。

    爹爹说,生孩子太辛苦了,不能让娘亲受苦,所以亲妹妹他就别想了,但舅舅舅母生的表妹也是妹妹呀!

    景壮壮觉得这话很有道理!

    弟弟他已经有了,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爱,那就来个可爱的妹妹吧!

    这一次,几个孩子都特别的有志一同,盯着叶蓁蓁的肚子,都想要一个软绵绵的小姑娘,甚至卫长乐还开始攒自己的零花钱,和景壮壮一起,时常在放学的路上往家里带一些小姑娘使用的花儿扇儿,把长辈们弄得哭笑不得。

    镇南侯夫人的肚子一天天长大,在她肚子里的“妹妹”还未出生的时候,文彬终于风尘仆仆的回到了京城。

    回京后的第一件事自然是进宫面圣,从清晨一直面圣到深夜,宫门都要下匙了,才被皇上身边的王公公一路送出宫门外。

    次日,他收拾一新,跟着郑丰谷和刘氏登门拜访成王府,也见到了阔别近两年的未婚妻。

    从他回来后,两人的婚事就进展飞快,毕竟婚期被拖过一年又一年,便是想要留姑娘在家里多养几年的成王府,也觉得两人的年纪真的很不小了,都及得上是大龄未婚男女。

    八月十五中秋夜,叶蓁蓁腹痛发作,于次日清晨顺利生下一个重六斤六两的胖娃娃,乃镇南侯府二公子。

    没错,又是个小子!

    此消息一出,卫长乐大失所望,景壮壮也鼓起了小脸仿佛在强忍着什么,直到随爹娘登上回府的马车,他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说好的妹妹呢?为什么又是个弟弟?

    看到哥哥哭了,小福绵也不由得扁扁小嘴一脸泫然欲泣,他倒是还分辨不清弟弟和妹妹的区别,只是单纯的看不得哥哥哭。

    云萝和景玥对视一眼,简直哭笑不得,只能一人一个搂着安慰,好不容易把人哄得止了哭声,但小表情却仍委屈得很。

    景玥摸摸景壮壮的头,突然说道:“过几天就是你文彬舅舅的大喜之日,以后让他们给你生个讨喜的小表妹。”

    景壮壮眼睛一亮,又委屈道:“要是又生了个弟弟呢?”

    “又不是只生一个,总有一个是妹妹,再不济,不是还有你嘟嘟舅舅吗?”

    景壮壮勉强的点点头,小表情若有所思。

    玻璃坊内,正在负责检查新一批玻璃制品质量的郑嘟嘟突然打了个喷嚏,震得手中剔透的玻璃盏差点滑落到地上,吓得他赶紧用力抓住,然后抚着自己的胸口,心有余悸的说道:“吓出我一身白毛汗!”

    太子在边上轻蔑的斜他一眼,“一个玻璃盏就把你吓成这样?没出息!”

    郑嘟嘟晃了晃头,幽幽叹息道:“不是呢,我刚才突然觉得心里一慌,好像有啥不好的事要发生。”

    太子爷的白眼要翻上天,一把扯过他手中的玻璃盏放进匣子里,没好气的说道:“别神神叨叨的,回头我叫几个太医来给你看看,是不是心不好。”

    郑嘟嘟气结,“小爷我身体好得很!”

    “那谁知道呢,说不定藏在角落里没被人发现,还是仔细查查才放心。”

    “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就盼着我有点啥毛病呢?”

    “你想多了,本宫这是关心你。你知道这世上能让本宫主动关心的人才几个吗?你不说感恩戴德,竟还敢质疑本宫的好心?”

    两人日常斗嘴,玻璃坊内的匠人们如今都已见怪不怪,毕竟他们还见过这两位一言不合就拳脚相向的大场面,如今这般实在是毛毛雨。

    八月廿八,宜嫁娶,成王府养了整整十九年的福慧县主今日终于出嫁,从几天前,成王府内就张灯结彩,前来道贺送礼的宾客络绎不绝,今天更是满堂彩。

    与此同时,和成王府隔了两个坊的郑府也披红挂绿,喜盈门。

    福慧县主的大笔嫁妆昨日便已经送达,其丰厚虽比不得当年的安宁郡主出嫁,却也为人津津乐道。

    郑家在京城没有什么亲眷,但郑府今日仍十分热闹,有从江南白水村赶来贺喜的郑丰庆和郑丰收两家,有文彬的同窗同科同僚,也有奔着景、卫两家而来的其他官宦人家。

    辰时,一身喜服的文彬就领着一大群宾郎吹吹打打的往成王府去迎亲,家中人则忙着招呼上门的客人。

    云萝的身份摆在那儿,没几个能让她亲自接待的,但她也没闲着,而是在陪第一次来京城的郑家伯娘和婶婶,听她们说说这几年村里的情况。

    说着说着,小胡氏就忍不住说到了郑虎头。

    提起这个不省心的儿子,小胡氏就心塞,捂着胸口简直是痛心疾首,“那个混账,嘟嘟和小虎都快要赶到他前头去了,他还一点不着急,之前好歹还能通信,现在他跑到那啥新罗去了,听说离我们这儿可远了,连点音讯都没有!”

    云萝也不禁默然,她本身虽觉得虎头自己开心就好,娶不娶妻都随心意,但这话显然是不能跟长辈说的。于是便跟小胡氏说道:“他在与新罗打仗时立了大功,如今位高权重,您还怕他会娶不着媳妇?”

    “那他倒是赶紧给我娶一个回来呀!”小胡氏揉着胸口幽幽说道,“只要他愿意,就算娶个夷女回来,我跟他爹也认了。”

    这要求可谓是放得极低了,亏得郑虎头如今远在新罗,不然单是应付来自亲娘的逼亲就能让他头秃。

    云萝忍不住弯了弯嘴角,又强行按压下去,说道:“伯娘你们来了就多住些日子,你们来得迟,家里都抽不出空来好好接待,等忙完婚事,再坐下来好好说说话。”

    “都是自家人,要啥接待?本来是应该我们来帮忙的,只是这京城里规矩大,不敢给你们添乱,倒是坐着当了几天清闲的老爷太太。”

    吴氏从旁边插嘴说道:“嫂子你这就糊涂了吧,文彬他不是刚从那啥新罗回来吗?肯定跟虎头经常见面,等忙过这一阵,你跟大伯就找文彬问下虎头的情况,仔细问问!”

    小胡氏恍然,“我原本也是有这打算的,只是见家里忙,就没好意思开口。”

    未时,阵阵喜乐从远处传来,迎亲的队伍回来了。

    跑到不知哪里去玩的景壮壮突然从门外奔了进来,朝屋里的长辈们团团一拱手,然后拉着云萝就要往外走,“娘亲,新娘子就要来了,我们快去!”

    云萝擦擦他脑门上的汗,疑惑道:“你想去看的话自己去就是,为何一定要拉着我?”

    景壮壮嘻嘻一笑,凑到她耳边轻声说道:“娘亲你最厉害,你去跟新舅母说,让她赶紧给我生个小表妹,她肯定听您的。”

    云萝:“……”要不,再生个女儿?

    景玥没想到不过是去参加了一场婚宴,他家王妃回来后竟然就有了这样可怕的想法,吓得他当时就脸色都变了。

    思来想去,他觉得肯定是因为景壮壮近来疯魔一般的想要个妹妹造成的,于是当天晚上就拎着臭小子出门去谈心,直到臭小子忍不住困意睡着了,他才抱着他回来。

    也不知父子俩说了些什么,这天过后,景壮壮果然不再提要妹妹这件事了,在去镇南侯府看望了新出生的小表弟几回之后,觉得弟弟也不是不行,他家阿福有时候也是很可爱的。

    而在郑府那边,等到成婚诸事忙过之后,郑丰庆和小胡氏就找文彬详细的询问虎头在新罗的情况,问到后来还问起了新罗的姑娘都长得什么模样,好不好看,规不规矩,有没有好教养?直把文彬问得哭笑不得、无言以对。

    但郑丰庆和小胡氏再着急,郑虎头远在几千里之外,他们又无法前往新罗,如今也只能干着急。

    难道父母之命,在老家直接给他娶个媳妇?可是见不着儿子,光有儿媳妇也生不出孙子来呀!

    小胡氏倒是不担心委屈儿子,就怕委屈了人家好好的姑娘,毕竟郑虎头从小就是个不怎么听话的混账。

    文彬和福慧成亲后不久,郑丰谷和刘氏就与郑丰庆他们一块儿离开京城回去了白水村,郑嘟嘟却留下了,时不时的被太子爷抓去干白活,得闲了便带着几个外甥侄子们胡天海地的玩儿,迅速的成为了景壮壮、卫长乐他们这一波孩子最喜欢的大伙伴。

    日子又逐渐归于平静,这一年腊月,成王府的梅花宴上,福慧县主忽然恶心欲呕,被诊出了已有两个月身孕。

    这一年的除夕宫宴上,云萝被一道鱼羹坏了胃口,索性放下筷子,之后的菜式也几乎没有动用。

    为此,景壮壮和小福绵都不由得转头看她,疑惑娘亲今日怎么吃得这样少,难道是御厨们的手艺变差了?

    明明还是跟以前一样好吃!

    景玥掐指一算,然后在瞬间变了脸色。

    都怪年节前公务繁忙,竟忽略了阿萝的小日子已经推迟半月有余!

    倒抽了一口凉气,却仍不死心的带着点期望,握着她的手轻唤了一声,“阿萝。”

    云萝侧目看他,目光是难得的柔软,“这次说不定是个女儿呢。”

    期望落空,瑞王爷脑袋里“嗡”的一下,但怀都怀上了,他还能怎么办呢?

    不禁咬牙,“你何时换的药?”他竟一点都没有察觉!

    【完】

    ------题外话------

    这篇文到这里就算是告一段落了呦,谢谢亲们这一年多来的支持,尤其是后半段,因为工作的原因,更新也不怎么稳定,感谢亲们耐心等待,么么哒(づ ̄ 3 ̄)づ

    我去年还是个自由身,今年过年的时候小姑丈突然上门来说要推荐我一个工作,还说那工作可轻松了,对我来说完全没问题,基本就是喝茶聊天玩手机,外加双休,也不影响我继续写小说。我妈觉得我天天在家里,人都养废了,让我去试试,我就傻傻的去了。过了两场笔试和一场面试,我就有预感可能被骗了,果然,这工作忙得我几乎抽不出自己的时间,尤其是最近几个月,人口普查、选举、还有各种数不清的账务,让人头秃。

    我原本是打算要无缝衔接下一本的,但现实不允许啊,怎么也要忙过这一段,下一本,我打算写沈念大小姐,什么时候开文?emmm……我也不知道呢。o(* ̄︶ ̄*)o

章节目录

农门贵女有点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诺诺宝贝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诺诺宝贝并收藏全本小说农门贵女有点冷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