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心一喜:“阿奴,你好了!”

    她嗯了一声,调皮地眨眨眼,说:“好了啊。”

    “真是太好了。”他说。

    她却神情一肃,伸手捧过他的脸,细细地端详了他一下,一脸心疼地说:“你怎么这么憔悴了?”

    君慈的心一伤,难过地说:“阿奴,你再不醒来,我就撑不下去了。”

    “出什么事了?”

    “是忆萝和小随给你下的毒。”他说:“我让人砍了小随,忆萝我只让太后把她带走,我永远不再她。”

    “哦。”她说。

    “你会怪我放过忆萝吗?”

    “不会。”

    “为什么?”

    “因为杀了忆萝你会很伤心啊,我不想你伤心。”她说:“我也不想有人因我而死。”

    君慈的眼圈一红,声音一哽:“可是忆萝已经死了。”

    “死了?”阿奴坐起:“她怎么死的?”

    “她在桑梓殿里放火自杀死的。”他说完,悲伤不能自已,头埋在她的胸前哭了起来。

    “唉~”阿奴长叹了口气,心痛地伸手轻抚他的头发,说:“花开花落终有时,聚散随缘。李君慈,不要太难过了。”

    但君慈还是很难过。

    他紧紧搂着她,头埋在她的心口,贪恋这一刻的温存。

    也不知过了多久。

    他听到她粗喘气的声音,似乎很难受,他吓了一跳,忙抬起头来,问她:“你不舒服吗?”

    “你压着我的胸口,我差点喘不过气来了。”她一脸委屈地说。

    “对不起。”他忙道。

    她嘴一嘟,伸手敲了他的脑袋一下,娇嗔:“笨蛋!”

    这一敲,敲得君慈浑身一震,瞬时就从梦中乍醒过来,发现,自己的脑袋竟真的压到她的心口了。

    他吓得马上坐起来,直跟她说:“对不起,对不起。”

    却见她安安静静地躺在那,一副岁月安然无恙的样子。

    他的心一柔,满胸柔情顿起,不禁伸出手去轻柔地抚上她的脸。

    想起刚才在梦里,她安慰他话:花开花落终有时,聚散随缘。

    他的心一抽,眼圈红了,不禁俯下身去,亲了她一下。

    阿奴,没有你,叫我怎么撑下去?

    你一定要快点好起来。

    我好想你啊。

    ......

    在帘外守着的千言,又听到皇帝在梦里叫小姐的名字了。

    这陛下又不肯回自己的床上睡了,他又趴在小姐的床边睡着了,他一定又梦到小姐了。

    千言的眼圈一红,泪就滚下来。

    她看了鸳鸯一眼。

    鸳鸯手摇了摇,让她出去。

    她忙走出去,来到廊下,外面正下着雨。

    她抬头望天:

    这雨夜,二少爷他们走到哪里了?是暂宿客栈还是露宿野外,他们那里也正下着雨吗?

    她抹了抹泪:

    二少爷,这里发生好多事呢,你一定要快点找到大小姐啊,你们一定要平安回来啊。

    你若平平安安回来,我就跟公主一起嫁给你。

    靖和公主跟我说好了的,我可以当你的平妻的,奴婢不管那么多了,我要跟你在一起。

    世事太无常,要及时珍惜眼前人。

    ......

    盘龙山。

    室外雷电交加,风雨大作。

    室内,云海守在明珠的身边正打磕睡。

    忽地,他听到有人唤他:“云海哥哥。”

    他睁开眼睛一看,见床上的明珠睁开了眼睛,瞬时心喜:“明珠,你醒了。”

    “嗯。”明珠坐起来,臂一张,调皮地对他一笑,说:“云海哥哥,你看,我好了。”

    云海一笑,一把搂过她,搂得那么紧:“我好想你。”

    “我也好想你。”明珠应道:“云海哥哥,把你的手给我。”

    云海不明所以,但还是把手一抬,伸给她。

    她一手握住云海的手,另一手一抬,食指放到嘴上,一咬,竟把那手指咬出了一粒血珠。

    “你干什么?”他问。

    她微笑着,移指,在他的掌心上轻轻一点,那血珠就渗入到他的掌心皮肉里,化成了一粒红红的小痣。

    “云海哥哥,有了这颗痣,我就能找到你了。”她说着,抬起自己的左手,掌一摊,伸到他面前说:“我的掌心里也有一颗,记住了,来生,凭它,你就可以找到我。”

    她说完,整个人向后飘去,真的是飘的,像上次一样,人不见有动作,但却整个向后飘去。

    “明珠,你去哪?”

    “我要走了。”她说完,就消失不见了。

    “明珠!”云海乍醒,转头一看,明珠好好的躺在那呢。

    他的心一松,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怪,总感觉掌心有点什么。

    他抬手,摊开掌,移到灯下一照。

    他全身一震,他的左手掌心处,在梦里所梦的地方,竟不知何时,有了一小粒红红的痣。

    他呆在那一会后,艰难地转头看向床上明珠,一会,他的手颤颤地拿起她的左手,把她的掌心移到灯下一照......

    ......

    在一处边城小镇,一店家刚拿起一个包子,要伸给客人,忽的一阵风来,眼前一影如风闪过,店家手上的包子就没了。

    众人转头一看,看到一只灰猴子拿着那包子踩着一人的肩头向上一跳,就跳到一旁的屋顶上去了。

    “哪来的死猴子!竟敢偷我包子,大家帮我抓住它!”店家叫了起来。

    “老板。”有一年轻人在马上叫住了那个怒气冲冲的老板,说:“那包子的钱,我帮它付,顺便帮我打包二十个包子。”

    “好咧。”店老板马上回来,给三思装包子。

    三思拿着装好的包子,付了钱后,骑马就走了。

    那灰猴子坐在屋顶吃包子。

    店老板对它叫道:“今天算你这泼猴命大,下次再来偷东西,我定抓了你炖猴汤!”

    那猴子似听懂他的话一样,竟跳起来,站在屋顶上对着那店家嗤牙咧嘴,吱吱怒叫,像是在用猴语与店家对骂一样。

    咦呀~

    众人觉得好玩,俱抬头看着它笑。

    忽的,空中一声清啸,一只大雕从天疾降,如一阵风来,雕爪一伸,抓起猴子就向天而去了。

    人们惊呼一声,俱唏嘘不已。

    他们以为那猴子一定会被那雕吃掉的。

    旁边客栈里,正站着一对夫妇,他们两人的怀里都抱着一个婴孩,正抬头望向那雕远去的方向。

    “是阿奴家的灵雕和小灰灰。”那男的说。

    那女的点了点头:“难道阿奴来这了吗?”

    “应该没有吧。”

    这对夫妇是竟是姚天赐和卫琳。

    天赐竟真的有了孩子,而且还是两个!

    难道他真的给明珠写信了吗?

    当然没有,卫琳是信王妃,他们俩在一起,自然是有多远就躲多远的。

    她们也不敢与家人联系,直到卫琳生下了一对双胞胎男孩,两人才想回家认祖归宗。

    出来到处打听才知武王已称帝。

    这真是太好了。

    于是,他们就开始往家走了,此刻正是走到半道上呢。

    她们夫妇都没见过三思,故而不认得。

    阿奴的这个三哥,不仅是神箭手,还是痕迹追踪高手,他是第一批出来找子规的,如今正赶过来加入安之这一队呢。

    天赐不敢与家人联系,那明珠是怎么知道他们的消息的呢?

    其实明珠根本就不知道他大哥的消息。

    她甚至不知道她大哥有没活着。

    那她被刺后,为何会那样对净慈说呢?

    因为当时,她被刺伤,而且,伤重,她自知活不了了。

    在临别时想到自己的娘亲,心伤不已。

    想到娘亲的儿女们一个个的,都相继离去,她怕娘受不了打击会做傻事。

    想到大哥的情况未知的,所以,她就编了大哥的故事。

    所以说,她当时之所以那样说,只是为了在临终前给她娘找一个活下去的盼头罢了。

    想不到,生活,竟跟故事重叠了。

    ......

    这一天,天刚蒙蒙亮。

    昆仑山深处。

    子规正在某处洞内看书。

    在洞外不远处,万语正在一枝树叉上打坐。

    这是一棵从万丈悬崖处斜长出来的松树。

    身下就是万丈悬崖,山风呼呼,吹得树枝乱摇。

    外人看着,都觉得心惊肉跳的。

    但那万语竟在那树枝上闭目坐着,如入定了一样,那身体随着树枝在那一晃一荡的。

    忽的,她的耳朵如狗耳朵一样动了一动,后,她忽的睁开睛睛,一下子站起来,脚尖一点,身体向上一拨,整个人如仙女一样轻飘飘地飘到了山上的一棵松树顶上。

    她抬头远望,后,她转身,向着山洞处叫:“大小姐!”

    “怎么啦?”听到声音的子规从洞里走了出来。

    万语头一抬。

    子规顺着方向,抬头一望。

    天空一声清啸。

    一只大雕见到了树上的万语后,正俯身向她飞来。

    “灵雕!”子规惊讶。

    忽地,身旁沙的一声响,她转头一看,看到身旁杂叶丛晃动了一下,紧接着一个脑袋瓜子从藤叶间冒了出来。

    小灰睁着圆溜溜的、黑乌乌的大眼睛盯着她,向她裂嘴一笑。

    ----完----

章节目录

天煞帝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织女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织女并收藏全本小说天煞帝女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