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一晃过去了五十年。

    白文静从来都没有想过,她竟然能在这个世界度过这么多年。

    她放弃走出书中的世界,选择了另一翻天地。

    跟着薛长安一起把餐饮行业做的如日中天。

    小儿子薛柏年成家立业的时候,她就将旗下产业一并分给到四个孩子名下。

    而他俩,就回到了曾经的水牛湾。

    当他们赶着马车吱呦呦的回到乡下的时候,路边的孩童用陌生的眼神看着他们。

    这让她想起小的时候,在外婆家玩耍,看到人来人往,畏惧且又好奇的目光。

    大概那个时候的她,也和他们一样吧。

    白文静现在有些记不清楚,她到底回来了多少年。

    大概是三十年,还是四十年?

    又是春日午后,白文静搬了躺椅,坐在了自家院子晒太阳。

    如今的她,也已经白发苍苍,昔日那个帅气儒雅的男人,也变成了和她一样的老头。

    可在他们眼里,彼此还是当年的模样。

    她看着在一边忙碌的薛长安,忍不住开口问:“长安哥,你又在哪里鼓捣什么呢?”

    他们搬回来好几十年了,从到家的第二天起,薛长安就忙里忙外。

    先是把院子修整了一下,用石头砌了小花园,在里面种了不少花花草草,又用青石板做了石桌石凳,就连原本的泥巴院子,也用平整的青石板铺了一层。

    他说,这样一来,就算是下雨天,也不怕泥泞了,更不怕路上打滑。

    到现在,这座院子,更像是一个花园。

    薛长安回头,看着坐在躺椅上的白文静,她还是那么美丽,他冲着她笑笑道:“给你做个秋千,你不是一直都想玩吗?也是怪我,一直想着,却总没有做,现在有空了,给你做个大的秋千。”

    他手里拿着木匠用的刨子,会贴心的把每一个地方刨的很光滑,他说了,娘子皮肤细嫩,要是不刨的光滑一些,扎到娘子的手就不好啦。

    这么说,也就这么做了,几十年如一日,每每给她做一些东西,都是最细心地。

    老头乐的做木匠活,白文静也喜欢这份惬意。

    白天晒晒太阳浇浇花,看着种子破土而出,抽出嫩芽,再长出花苞,似乎几个月也就这么过去了。

    傍晚她准备好饭菜,齐齐摆在了石桌上,三盘菜烫一壶小酒,两碗糙米饭,日子倒也逍遥自在。

    她看着眼前的一幕忍不住感慨:“枯藤老树昏鸦,晚饭有鱼有虾。”

    突然间又想到这句打油诗被编的后面两句,忍不住笑笑念出来:“你丑没事,我瞎。”

    说完后还忍不住哈哈笑起来。

    薛长安做完了手里的东西,用井水洗了手,坐到白文静面前道:“胡说,我丑,但是你不瞎。”

    两个人相视一望,让白文静的内心腾起阵阵暖意。

    这么多年了,他们俩一直都没有说过什么情情爱爱的肉麻话,可是对彼此的感情,却一如既往。

    一顿饭吃完,薛长安冲着白文静道:“你等我一下,我给你一个惊喜。”

    快五十岁的人,此刻高兴地像个孩子。

    他把白文静拉到了一边,然后用黑色布条蒙住了她的眼睛,抚着她的手一步步往前走。

    白文静也不知道她家薛长安会把她带到哪里去,只是跟着薛长安的步子往前走。

    “好了到了。”

    薛长安解开黑色布条,白文静看到面前是一张长长的座椅,只不过座椅是秋千样子的绑在两头柱子上。

    薛长安道:“喜不喜欢?”

    白文静点头,忍不住抹眼泪。

    长椅全都是用木头做的,看起来很结实的样子,上面不仅用刨子刨的很光滑,而且就连绳子都裹上了一层柔软的布。

    她坐上去,手抓在被布包裹的柔软的绳子上,忍不住感叹。

    人活一辈子,能遇到一个几十年如一日对待自己的男人,实属不易。

    夕阳西下,两个人相依偎的坐在木质的长椅子上轻轻摇晃。

    白文静开口道:“儿子和孙子都要接咱们去他们那里住,你咋想的?”

    薛长安道:“不去,咱们俩在这里多好的,要那些什么电?”

    白文静解释道:“电灯泡。”

    薛长安听到白文静的提示,点点头道:“对,电灯泡,要那些电灯泡做什么,成天在跟前晃悠,多碍眼的。我就喜欢和你在一起。”

    身边的老头说到这里,伸出自己颤抖且又布满皱纹的手,轻轻地抓住了白文静的手,他温柔的冲她笑笑道:“你的手,还是那么滑。”

    白文静布满皱纹的脸满是羞涩,她道:“都是快要进土的老太太了,还滑什么滑,倒是你一如既往的油嘴滑舌。”

    薛长安不可否认,只是呵呵的笑着,他突然间开口道:“夫人,咱们下辈子还在一起好不好?”

    白文静将脑袋轻轻地靠在了他的肩膀上,点点头应声道:“嗯,下辈子,还在一起。”

    “那我们可是约定好了。”

    薛长安伸出手,准备去跟身边的白文静拉勾勾,然而却感觉到了那个原本靠在他肩膀上的脑袋往下滑了一点。

    白文静最近很嗜睡,又不想离开他的视线,所以他做了一把躺椅给她。

    这时候感觉到身边的人不说话,他笑笑道:“瞧瞧你,跟个小孩似的,说睡就睡。”

    他说完,准备将白文静抱起来,哪里知道身边的人却像是一滩烂泥般滑下去。

    薛长安瞬间意识到了什么,双眼立马变得酸涩起来,有东西拼命往外涌,他紧紧地拥着身边的人,用颤抖的声音道:“夫人……不是约好了下辈子吗?你这么就先走了?”

    他将她的头小心翼翼的扶正,在她的额头上浅浅的吻了一下,让她的头继续靠在他的肩膀上,而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文静,这辈子,我们还没过够啊……”

    老人说完,搂着老太太的手轻轻滑落,再无声息。

    他们身后,顷刻间百花齐放,这一刻美丽的像一副油画。

    2018年。

    白文静猛地睁开眼睛,映入她眼帘的是一个年轻的小护士。

    小护士看到她惊讶的开口道:“医生,医生,病人醒了!”

    白文静有些茫然的转着眼珠子,她浑身无力,鼻子上插着养气。

    这不是梦,难道她……又回来了?

    还是说,之前的一切这是一场梦?

    她的长安呢?

    她好像听他说,这辈子没过够。

    “病人醒了?”

    一个年轻的男子走上来,询问她:“你现在能听得见我说话吗?”

    当她看到那张脸的时候,以及医生的胸牌的时候,眼泪一瞬间崩落。

    她清楚的看到,医生的胸牌上写着三个字——薛长安。

    (全本完结)

章节目录

穿书后她成了反派们的亲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画青栀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画青栀并收藏全本小说穿书后她成了反派们的亲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