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医生,还有,有一个人想要见你。”小优皱着眉头的道。

    我的视线从桌面的文件移开,“谁?”

    “陈一一小姐。”小优眉头更是深锁着。

    我深吸了口气,又吐出,“让她进来吧。”

    陈一一穿了一件很宽松的连衣裙,今天的她也没有化妆,素面朝天。

    不过,却一点都不显憔悴。

    反而很有神采。

    她的脸上也没有一见我就针对我,恨我恨的咬牙切齿的表情。

    而是,带着,最初的那种笑容。

    如同,她回到了以前,我们关系很好,她十分护着我的时候。

    我的心底还是被触动到了。

    咽了咽口水的道,“找我有事吗?”

    “我怀孕了。”陈一一浅浅一笑,她低了低头,抚着微微凸起的小腹。

    我愣了愣,“你怀孕了?”

    “嗯,顾老很高兴,我也觉的很幸福。”陈一一眉眼都是笑意。

    “那就,恭喜你。”我紧按着凳子扶手的手松了松。

    陈一一挑了下眉头,“你的恭喜我收下了,不过,不请我坐坐?我可是孕妇。”

    我脸色一窘的做出一个请坐的手势,。

    “在国外的时候我是故意的,你都没看出来吗?”陈一一坐下就道。

    故意的?我愣了好一会儿,才艰难的张口道,“眼拙,没看出来。”

    陈一一有些委屈的叹了口气,“你对我的成见和误会太深了,没看出来正常。对了,我要离开了,把我爸妈他们也接过那里,以后再也不会回赤城了。”

    “你幸福就好。“我轻声道。

    陆北离开了,一切的爱恨情仇,好像都在渐渐的消失了。

    大家都各自回到各自的轨道上了。

    “涵涵,你一定要幸福。”陈一一直接叫我涵涵,也很认真,很衷心的说着。

    我眼眶微微有些湿润,直点着头。

    我把陈一一送到诊所门口,顾老在那里等着。

    顾老连忙迎上来,小心翼翼的扶着陈一一,生怕她磕着碰着了。

    虽然他们之间相差了几个辈分,但这就是陈一一找到的幸福。

    宫泽很忙很忙,我压根没有机会见他。

    是他根本没时间来诊所。

    就算催眠部门成立的聚餐上,他也没有出现。

    他刚刚把宫氏拉上正轨,事情太多太多了。

    就在刚刚,陈言打我电话说宫老爷子病重,差不多要离开了。

    我连忙赶去宫家。

    宫家的大门敞开着,那种悲离的气愤把到处都渲染上了。

    我先见到了李妈,她很憔悴,像是灵魂出窍的站在那里,眼神则呆滞的看着一个方向。

    那是宫老爷子的房间。

    心口突突的,又酸又胀又疼着。

    我走到宫老爷子的房间门口,伸出有些轻颤的手,用尽力气的推开门。

    宫泽坐在床边,眼里满是血丝和疲惫。

    他的双手正紧紧的握着宫老爷子的手,抿着唇没有说话,但一切尽在不言中。

    宫老爷子看到我,虚弱的眨了下眼。

    我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到床边。

    “林子涵,你恨错你了吗?”宫老爷子声音很轻很轻的道。

    像是对我说,又像是问他自己。

    他该不该恨我,有没有恨错我……

    我其实从来没有恨过宫老爷子,包括他不让我跟宫泽在一起。

    可没等我说出口,宫老爷子被宫泽紧握的手滑落下去,他双眼闭了起来。

    本来微弱的呼吸,这会,彻底的没了。

    宫泽俊朗的脸上一片惨白,他浑身发颤着,那种恐惧,悲伤,绝望,一点一点侵蚀着他。

    一直以来,料定一切的他,终究还是无法接受宫老爷子的离开。

    他失去了生命最重要的东西,他,生不如死一样……

    我心疼的走到宫泽面前,轻轻的伸出手,再轻轻的抚摸着他凌乱的短发。

    宫泽声音空洞的说着,“他说,他去那边照顾他。”

    宫老爷子竟然说要去那么照顾陆北。

    他这是想让宫泽对他的离开,不那么伤心吧。

    “我想他们都安好,可,他们都离开了。”宫泽哽咽着,沙哑着。

    “你做的够好了。”我轻声道。

    宫泽真的做的够好了,无论是在处理陆北的事情上面,还是对于宫老爷子。

    他都最大限制的护着他们。

    也不会去计较宫老爷子后来最疼陆北。

    他只要他们都安然。

    可他们,却都离开了,彻底的,离开了。

    “林子涵,不是人定胜天吗?”宫泽抬起头,眼眶都是泪的望着我。

    我胸口堵的慌,也难受起来,“世事难料。”

    “我以为,我可以处理好一切,我以为……”宫泽垂下了头,那么高高在上,运筹帷幄的他,这会这么挫败,这么的落寞,像是整个人都失去了灵魂,没有一丝光彩。

    “你做了你能做的一切。”我轻轻的拍着宫泽的后背,想要最大限制的安慰他。

    “可他们都离开了。”宫泽声音颤抖的道。

    “你尽力了。”我嗓音也哑了道。

    宫泽推开我,猛的站起身,很坚决道,“不,是我做的不够好,是我不够周到,是我自私了。”

    他的眼神里,全是懊恼。

    还有一丝,看我的复杂。

    “宫泽……”我张了张嘴的要说话。

    宫泽悲离的眸子突然的,像死神一样,没有一丝感情色彩。

    他声音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的道,“请你离开。”

    我咬着唇的抿着嘴,“我……”

    “请你离开。”宫泽背对着我,声音拔高的肃然。

    我深吸了口气,“好,那我先走了,节哀顺变。”

    出了宫家,天空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

    我扭过头,看着宫家的大门,只希望他能尽快恢复过来,他一定要好好的。

    他经历了那么多,老天别再跟他开玩笑了。

    而我,会等他,等到我三十岁,等到时间把一切都冲散了。

    等到,我和他再一次重新开始。

    我憧憬那天的到来。

    兜兜转转,还是得那个人,非那个人不可。

    只要彼此有爱,这场再艰辛的爱情,终究会圆满的。

    我相信,也更加期待。

    至于林息,他离开了赤城,他离开那天,我没有去送他。

    他给我发了条信息,说,不后悔遇见我,希望下次见面可以是朋友。

    我没有回他,是觉的,他重新开始了,没必要再回了。

章节目录

你的温柔蚀骨灼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爱无言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无言并收藏全本小说你的温柔蚀骨灼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