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月里回想起这血泪史身子也是情不自禁抖了一抖,幸好他的武功也不弱,不然那个时候那一招可能就将他性命留了。不是所有站都是第一言情首发,搜索15;1看書你就知道。

    “逃得可真快,想趁机打他一顿都被他逃了。”苏素素将额前微微凌乱的发拨到脑后,笑得人畜无害。

    春桃夏莲有点微微窘迫,摊上这样的主子到底是幸还是不幸啊。

    用过早饭,一行人又是往前几天比赛的地方行去,今天开始就将进行四洲际会的第二回合的比赛。

    “第二回合的比试,分两轮进行。”洛化缘环视一圈,一副威严的样子,手中举起一方白布,“第一轮,每队七人在最短时间内完成上面所写的任务,用时最短一队得十分。每个任务完成度以满分十分为度。注意,每个人只能选择一任务完成,时间限制,一天。”

    盛书华皱皱眉,这一轮比赛也实在是棘手,只要安排不妥当便是与胜利失之交臂,而且按照前几天的观察来看,西之白虎的参赛的人是强手云集,北之玄武的也非泛泛之辈,就连南之朱雀的几人也都有那么点来头。

    “啧,”葫芦老者拿起酒葫芦灌了一口,先是瞟了一眼今天忽然空出来了的其中一张鎏金椅,又是瞥了一眼脸色微微有点不好的灵魔宫主姚箬,心底冷笑一声,面上却是带了三分笑意,“今日这轮比赛老夫预感是绝对的精彩啊。可惜末夜罚主今日未到,当真是少了几分眼福。”

    姚箬看了一眼这个不知死活的死老头,也是微笑着,“闵宫主所言极是,箬也认为夜罚主的缺席确是遗憾。”

    苏素素也是留意到这方高台上这个长相极其秀气的男子,皱了皱眉。她昨天上去寻那红衣男子踪迹的时候也是发现一点不妥,今日一见这灵魔宫主更是让她觉得有点奇怪违和的感觉,但是一时间却是没法说出来。

    “娘子,怎么了?”似是感受到苏素素的异样,司空夜捏捏苏素素的手,声音里溢了一丝担忧。

    “噢,没事。”苏素素收回视线,回了一个让司空夜放心的眼神。摇摇头,这大概,是她的错觉吧。

    盛书华从洛化缘手中接过其中一方白绸,扬开念道,“任务一共有三个,第一,县外线鼠寨霸道横行,需有前往讨伐并带回南之朱雀的宝物琉璃弄盏;第二,今年北之玄武的太后娘娘七十大寿,需一幅荷花绣图为贺,另外亦需题词一首;最后一个,做饭,百人份。”

    七人黑线滑。

    按照题目来看,最后这任务应该是西之白虎那边的人出的?

    做饭?还百人份?

    众人将难以置信的目光对准盛书华,盛书华掩唇清咳两声,沉思半晌,“第一项,我,尚墨韵,古月里,第二项,苏月凝,司空夜,第三项,苏素素,盛书羚。”

    古月里微微一笑,并无提出异议。

    洛化缘环视一圈,见四国的人也是分配的差不多了,对着高台点点头,声音清朗,“那么,四洲际会第二回合第一轮比赛,现在开始。”

章节目录

妖孽相公素素有礼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玖小伍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玖小伍并收藏全本小说妖孽相公素素有礼了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