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不参与了,”司空夜微微一笑,手臂却是将怀里的苏素素环得更紧,“或者我和娘子一份牌就好。”

    苏素素媚眼若丝回望司空夜,邪笑着挑起司空夜露在空气中的俊美颚,“怎么,就舍不得为妻离开那么一点点时间?”

    “这是自然,”司空夜弯弯嘴角,将头往前微微一送便是吻上,浅尝辄止以后却是将巴枕在她的颈窝处,“为夫还是比较喜欢跟娘子你坐在一块。”

    不过寥寥几句话,却是抖落整个内庭一地的鸡皮疙瘩。

    “那我们就斗地主吧!”苏素素回眸看了面前两人一眼,手中动作开始极其流畅地切牌洗牌,整套动作来很是行云流水赏心悦目的同时,也是吸引了更多的目光。

    这几人不过是玩了几盘,寇然卿便也是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提出说想要试一试。苏素素勾勾唇,手中一动便是为古月里,谷凝,寇然卿三人派好了三份牌,同时眼神也是飘向了寇然卿的牌。再然后,平日素来以冷静平静淡然漠然而著名的苏素素脸上出现了惊悚到空洞的表情。

    司空夜也是愣了愣,然后再看向古月里的眼神中竟是有点幸灾乐祸和怜悯。

    “素儿,四个数一样的话可以一起出是吗?”寇然卿看着手里这份牌,睁着无辜的好奇大眼看向苏素素。

    苏素素抽了抽嘴角,同时也是送了一个怜悯眼神给刚成功抢到地主的古月里,“可以,四个一样的叫炸弹。”

    然后又是一番谆谆教诲。

    “……反正这规则你也是知道的差不多了,这面的你自己打吧。”苏素素捧了茶杯,一脸高深莫测地对着他笑。

    古月里抖了一抖,直觉有不好的事情就要发生,一张方块五也是从他的手中的牌中掉落。

    寇然卿想了一想,便是甩出一张同样是红色的牌,但却是鬼牌。

    “哼。”古月里冷哼一声,一手便是甩四张牌。

    寇然卿看了一眼苏素素,也是学古月里的样子放了四张牌。再然后,又放了四张,再放了四张,最后,将最后四张也是一并出了。

    古月里愣了愣,这看着跟像是作弊挑回来一般的牌是怎么回事?!

    “再来!”古月里咬咬牙,手中动作快又是派好了三份牌,“寇兄弟,这回要不你做一回地主怎么样啊?”

    寇然卿愣了一愣,旋即也是应道,“可以啊。”

    牌面翻开,司空夜和苏素素两人眸中神色更异,这种事情发生一次吧,可以说是巧合,问题是,如果连续两次都这样的话……

    古月里看着寇然卿扔出的五个炸弹炸得只能是泪流满面,大哥,我以后都不要跟你玩了。

    天纵其脉,天怜其运。

    这是当司空夜在这之后知道寇然卿的真正血脉的一瞬所能想到的一句话。

    “让各位久等了。”除了极少数人以外,根本没有人注意到宇文千叶是什么时候站到了那方台子之上。

    宇文千叶站在台上微微作揖施礼,目光认真凝肃,沉声道,“我宇文千叶以菩剑庄主之名宣布,本次竞宝大会,开始。”

章节目录

妖孽相公素素有礼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玖小伍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玖小伍并收藏全本小说妖孽相公素素有礼了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