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苍茫。

    女子白衣墨发,如同九天谪仙一般的缥缈绝美,绝艳的容颜,出尘的气质,自有一副要俯视苍生的风华气度。

    在她身旁,魅绝的男子勾起唇角,似笑而非,一袭红衫宛如燃烧在地狱的红莲业火,晃动的霎那夺人心魄。

    月华如银,为两人本就绝美的身姿更是增添了几分神秘高贵的味道。

    苏素素手指纤扬,道道银光从她的指尖射出,噗一声没入对方的要害,翩翩旋转着,就像是一只优雅而无声的白蝴蝶。银光所过之处,便是会带倒一片的人。

    看着那些人躺在地上疼得呲牙咧嘴同时已经是完全失去了行动能力,司空夜微微勾唇轻笑。

    苏素素也是感觉到了那道目光,回过头便是对上了男子那如妖魅一般的魔眸。

    一个上辈子开始便是针精通的血素冥女,再加上旁边还有夏莲跟秋枫的辅助,这一大片的人很快便是被清理得差不多了。

    空罚——正面突破。

    这是今天中午他们讨论良久后最后所确定的分配。

    虽然说空罚所擅长的都是暗着来的事情,但是综合他们全部的实力考虑来,空罚的实力无疑是排在他们的最前面,而对上姚箬这样的任务当然就落到了他们的身上。

    司空夜一副小媳妇样地拿来手绢帮着苏素素擦着额上的汗,笑得妖艳,“娘子辛苦了。”

    苏素素很没有形象的翻了个白眼,这当然也是他们今天中午协商好的事情。

    ——非灵魔宫中弟子,绝不滥杀。

    司空夜手上的寂灭流云功早已是登峰造极的存在,甚至在那时候通过了封帝塔的十八层之后,那寂灭流云功的破坏力貌似还更上了一个台阶。

    对付这些在他们的眼中只能算是普通人的人,哪怕司空夜将自己的招式降到了最低的伤害,死伤还是无法避免的事情。

    而且,一开始就搞得这么血腥也不好啊,伤和气……

    苏素素瞟了一眼那理直气壮地说着“伤和气”的红衣妖孽,嘴角抽了抽,同时思绪也是凌乱了一……

    去你的伤和气。

    待到面前的小兵小将们被清理干净以后,二人对视一眼,便是往着灵魔宫的更深层突破而去。

    虽然说灵魔宫整合了栖凤,冥道,星云,缀日四宫以及三庄之一的月潭庄,总体实力来说确实也是提升了一大截,但是这些小宫众一是本身的实力就不咋地,而是被灵魔宫收编以后那份归属感也还没出来呢,原本不济的实力更是只能发挥出一半左右……

    所以于苏素素来说,将面前的人放到不过是相当于给她热身运动一般。

    “小心一点,”司空夜忽而便是握紧了苏素素的手腕,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身边,“这里面有灵魔宫的人,而且,还是队长级别的。”

    苏素素勾唇笑,笑得风华绝代,“队长级别的吗?”

    她指尖轻轻挑出一个淡紫色的香囊,或许她的感知不及司空夜灵敏,但是她身上却是有一样比感知更为准确的东西。

    苏素素将指尖抹过自己的鼻尖,全世界的气味都像是忽而在她的世界变得清晰起来,指尖连动,又是一片银针漫天发出。

    骚乱过后,竟然只剩了不过寥寥的十人还站在场地中央。

    其中一个像是为首的男子脸色微微有点苍白,跟那些被命中了要害倒在地上扑腾的人不一样,那根刺入了他身上的银针险险封住了他的穴道,现在的他,不能说,不能动,也不能发出任何的指示。

    就连呼吸都觉得极痛。

    他看着那一身红衣的妖孽男子缓缓走近,指尖上似乎有淡淡的盈光,眸中终于是充满了惊恐的意味。

    这个男人,他是,末夜修罗……

    思绪渐渐消逝在夜色之中。

    周围的人看着这带头的人竟然是这么轻易地就被男子击杀掉了,一个两个心中都不由得升起一股哀伤,还有一点羡慕那些在地上打着滚的人。

    他们自然也是能够认出来,在地上翻腾打滚嗷嗷叫的人都并不是他们本身灵魔宫里面的人,然而,被这样子诡异地定住了的人却是全是他们原灵魔宫本来的宫众。

    再一细想,那剩余的人看向那个女子的眼神更是惊惧几分……

    这个人,居然能在一大片人里面准确地找出了隐藏在其中的他们灵魔宫的人?!

    这得是如何精确的判断?!

    不过他们的惊惧却是没有持续多有,一圈荡开的内力便是将他们送进了永久的长眠。

    无须任何怜悯。

    能加入灵魔宫的人,手上肯定就会有上百条的无辜的生命。

    毕竟,像他们一般以他人的气血作为功力的人……本来就不应该存在。

    看着那久违的一地狼藉,苏素素也是叹了一口气,走到了司空夜的身后,自后地拥住他。

    夏莲去几人的尸体上探查了一番,折身返回,对着二人恭敬地道,“回二位罚主,这几人的体内都没有探查到有血魄珠的力量。”

    “嗯……”司空夜点了点头,拉过苏素素的手,“要不要先休息一?”

    苏素素想了想,摇了摇头,“不用了,早点解决早点回去。”

    “末夜罚主,和,血素罚主……好久不见呢……”

    女子的声音在这月色寒凉的夜里更显得冰寒渗人,那阴仄仄的声音让人听着就不自觉起鸡皮疙瘩。

    苏素素看了一眼,妙目半闭,“南宫箐?怎么,才杀了你们十个宫众,你们宫主就不乐意了,要你来阻止我们么……”

    南宫箐脸色不是太好,自然也是看到了这一场的“差别对待”,声音冷然,“当然不是的,箐只是专程过来见一见二位的。”

    “哦?”苏素素挑挑眉,“见我们?想干嘛?我们已经成亲了。”

    南宫箐脸上那冷然的面具宛如就快要破裂,但是她很快便是恢复了如常的脸色,“宫主有请。”

    苏素素优雅的抬起手,对着他盈盈而笑,“不用了,我们还是先刷刷小怪练练级。”

    南宫箐只觉得好像被一道雷电劈中,愣了一,脸上终于是挂不住,原本雅美的脸上终于是露出一抹狰狞,“这么想留,就让你留!”

    苏素素看着她身后黑压压的一片人海,嘴角也是扯了扯,如莺婉转的声音自唇间流泻而出,“哎呀妈呀,好多人啊,人家好怕怕啊……”

    司空夜的肩也是抖了一。

    南宫箐脸上的笑容更是狰狞了几分,眼中也隐隐似是有一道血红划过,“给我杀了他们。”

    苏素素这时却是止住了笑,脸上似是还有几分无奈,“我说二圣使大人,你脑子没病吧……”

    南宫箐闻言脸色一凝,看向苏素素的眼神更是可怖几分,一字一字自她牙缝间说出,“你,说,什,么?!”

    “你这种智商不够的家伙都会叫人……难道你以为本座就不会吗……”苏素素脸上也是浮现出一抹笑,在这清冷的月色之中,南宫箐只觉得这抹笑更加让人有自心底的寒。

    让她,寸步难移。

    苏素素眉眼弯弯,虽然说空罚的人却是不是很多,但是胜在质量都很不错,再加上从山羽彩庄和菩剑庄两个大庄里面借到了的人……

    正面突破对他们来说便是完全不成问题。

    南宫箐看着站在苏素素二人身后的人,脸色变得有点不好,眉头同时皱紧。

    这两庄竟然是与空罚结为了同……

    看到那两个同样绝颜的男女看向她的目光中的冰寒,南宫箐心中的警钟敲响,直觉告诉她,要马上离开。

    刚是堪堪退开了一步,女子白皙的手腕与一把泛着黑芒的匕首便是出现她原本所站的位置。

    匕刃上所带出的凌厉的风割得她的脸颊生疼,同时她还感觉得到她后背的衣衫已经是完全被冷汗浸湿。

    速度,太快了……

    她也是抽出了自己的剑,却只能狼狈地挡那抹黑芒的攻击,心中隐隐有种不妙的感觉。

    走为上计!

    只是未等到她转身,又一道凌厉的金芒划过,在她的手臂上留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疼痛让她不自觉便是倒抽一口凉气。

    她转身,只见女子依然是一袭白衣不染凡尘的高贵模样,目光淡淡的看着她,而她的手上……

    两把匕首!

    南宫箐瞳孔微缩,动作极其迅速地往后方退了好几步,红唇微动,一声怪异的口哨声便是从她唇间传出。

    苏素素也是感知到周围几道气息的暴涨,周围越加浓烈的血煞气息让她两道秀美的眉微微皱起,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是没有丝毫停顿,一金一黑两道微光以极其刁钻的角度狠辣地向着南宫箐攻去。

    南宫箐这时却是笑了,体内满满流转着的血煞之气让她感觉浑身都充满着力量,横剑一封,便是将苏素素的两把匕首挡。

    “血素罚主……”她眉眼中带了三分笑意,看着苏素素身后那道越来越接近的红芒,笑意更深,“也不过如此而已嘛……”

    一瞬,血花溅。

章节目录

妖孽相公素素有礼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玖小伍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玖小伍并收藏全本小说妖孽相公素素有礼了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