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热的血打在了南宫箐的脸上,和着那看着惊讶无比的神情,看着是万分的狰狞。

    就在前一刻,眼看着自家的人的攻击就要落到了苏素素的身后,但是却是在那攻击将要落的前一刻,那个攻击的人却已经是……血溅当场?

    南宫箐眸色阴沉地看着一袭白衣已然几近被染得血红的女子,忽而又是将视线放到了不远处的那红色人影身上,心中恍然。

    该死,她怎么会把那个人忘掉?!

    毫无疑问,刚才会出现这一幕完全就是拜这名男子所赐!

    南宫箐狠狠咬牙,却是看到面前的苏素素如同视她于无物一般,转过头去抱怨了两句。

    “真是的,衣服都弄脏了啦。”

    司空夜指尖轻划,又一名身怀血魄珠的队长级别的灵魔子弟噎了呼吸,生机渐失,“没事,等会回去让你夫君我帮你洗!”

    “老公你最好了!”苏素素隔空抛了个吻。

    囧……

    两位,秀恩爱分场合可以吗?!

    夏莲和秋枫心里同时吐了个槽,但是脸上却是没有表现出一星半点,手上也依然是尽职尽责地清着小怪,啊不,清着那些实力不高的对手。

    南宫箐脸色气得苍白,身子也是在轻微地颤抖着,狠狠地一手抽回了自己的剑,又是退开了几步。

    他们竟然……不把自己当回事……

    苏素素的脸上这时却是扬了抹妖艳的笑容,配上那被染成血红的白衣,夜色之中更显妖异万分。

    失去了理智的困兽,对付起来可是比较容易的呢……

    -------我还是分割线-------

    他看着那一袭血衣的女子手的动作狠辣,再看看那站在不远处的红衫男子效率极高地将那几个自刚才起便是暴涨了一大截实力的队长级收拾了个干净,他静静转身,没入了夜色之中。

    将正面突破的任务交给空罚,首先当然是因为这两位的实力过硬,哪怕是正面与姚箬发生冲突也可保安然无虞,其次……

    是因为这两人是受到血煞之气的影响最小,又或者说,根本不受影响。

    男子微微垂眸,脚步却是加快了几分,向着他的目的地奔而去。

    趁着现在他们将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到正面的突破上,他也是时候应该将他的任务完成。

    宇文千叶微微侧目,动作无比轻盈,几个闪身已经深入偏院。

    司空夜看着那道熟悉的身影抹过,魔眸微阖,唇角勾起妖艳的弧度,一扬手便是将那几颗血魄珠碾碎了去。

    南宫箐愣愣地看着那几枚血魄珠的破碎,一个走神间便是被面前的人用匕首抵住了后心窝。

    “怎么会……这么强……”

    破碎的话语从她嗡动的唇边流泻而出,眼眸也渐渐是失去了生机的光彩。

    苏素素笑容冰冷,指尖一挑,一颗血红的珠子便是从她的身上滑落到地上,脚尖一踹,珠身便是应声碎裂。

    感受到自己心中那抹消失已久的狠厉情绪再次泛上心头,苏素素神色微动,默不作声地便是将默灭匕重新入鞘,目光放到了司空夜的身上。

    那是黑夜里最妖异的一抹红。

    司空夜也是感受到她有点不太对劲,火红色的衣衫微扬,人便是已经到了苏素素的身后,袖袍轻掀,便是将人纳入了怀中。

    “怎么了?”

    “也没什么,”苏素素摇了摇头,闻着使人安心的幽香,轻声应道,“我们走吧。”

    司空夜俊眉微蹙,却是没有说什么。

    在他们离开后的不久,原本那在院子中的横七竖八的人全部都化为一阵浓重的血色的烟,原本很是狼狈的场面在转瞬便是变得如同一开始一般的……干净。

    干净得让人没有办法想象,就在不久之前,这里竟是发生了一场让人触目惊心的战斗。

    纳兰菲琬一身墨色的衣袍覆身,头发披散在身后,掌上托着的,是一块熠着奇异的黑色光芒的水晶石。

    她神色间有点复杂,看着面前沉睡着的庞然大物,一抹唤作犹豫的思绪掠过。

    踌躇很久,她忽然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一般,贝齿轻咬红唇,眸中也是带上了一抹疯狂之色。

    她长呼一口气,素手纤扬,空中那丝丝血红的烟便是朝着她的手上的黑色水晶石积聚而去,那诡异的黑色光芒闪动的频率便又是加快了几分。

    南宫箐也已经死了……那么她现在所能依仗的……

    纳兰菲琬眸色很快便是坚定了来,那丝丝的血气朝着她手上那黑晶石涌动的速度也是在同一时间加快了几分。

    良久,那枚黑色的晶石终于是不再闪烁着黑芒,而她的面前,一双眸子也是渐渐开张。

    “汝……是何人?”

    -------我还是分割线-------

    宇文千叶觉得现在的自己处在一个……极其奇异的空间之中。

    只因为,在这偏院里面,周围的空气的颜色,竟然是血红的。

    今日中午的他们分析过,灵魔宫最里面姚箬的主殿当然是其中一个极其值得把注意力放在上面的地方,但同时,需要关注的地方其实还有一个。

    宇文千叶俊眉微蹙,只觉得这里果然如同情报上所说的那样,是个极其不寻常的地方。

    不过是一个偏院,居然能够让刚才对上的那些武功如此高强的人去把守,想来里面绝对是藏了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甚至有可能是……

    宇文千叶沉眸,原本急速走动着的身影忽而便是静止了来,只因为他听到了一声极其细微的声音。

    有说话的声音!

    宇文千叶静静屏息,期望能够听得更加清楚。

    “本座……纳兰菲琬,是唤醒你的主人。”女子的声音温婉中带上了三分清脆,在这夜色之中显得更是悦耳。

    另外一个声音却是低低的,含含糊糊的让宇文千叶无法听清楚他所说的具体内容到底是什么。

    “既然是本座将你从沉睡中唤醒,你就应该履行你的承诺。”女子的声音中似是含了一丝愠怒,语气有点不是太好。

    纳兰菲琬吗?

    宇文千叶脑海中思绪万千,他不过是今日中午才从空罚的那两人嘴中听到这个消息,实在还很难适应姚箬就是纳兰菲琬这样的一个事实。

    那凶名显赫的魔主灼妖,竟然不过是一个女子女扮男装而为?

    他静静调理着自己的呼吸,尽量不让自己的气息被里面正在谈话的二人感知得到。

    “可以!待此事过后,本座可以放你自由!”女子的声音似乎有点气急败坏的味道,在这沉寂中更显得响亮。

    宇文千叶疑惑更甚,里面的到底是什么人,能让这个姚箬居然也是毫无应对之法?

    他一个转身,便是将自己重新隐回了黑暗的角落之中。

    没过多久,纳兰菲琬的身影便是从此处经过,只是她的眉间似乎还带着未散的怒气,所以根本是连一丝一毫的不对劲都没有办法感受得到。

    沉默着目送那身影渐渐走远,宇文千叶也是重新现了身,这是他们菩剑庄的秘术,那是一种能够与黑暗融为一体的而别人没有办法找到他们的能力。

    但是由于这个能力实在是与他们一向正面的形象有所不符,所以其实他平时基本上都不会怎么用这秘术。

    没想到,居然会在这种时候派上大用场……

    他视线放在了纳兰菲琬过来的方向,天生过人的直觉告诉他,里面的东西,很危险。

    但是,他还是得去。

    宇文千叶默默长呼一口气,换气完毕以后便是开始凝神屏息。

    而路的尽头,是一扇厚重古朴的大木门,上面散发着淡淡的沧桑的陈年味道。

    推门?

    还是……

    等待?

    宇文千叶在外面静静地侯了一会儿,只觉得里面并没有一丝半点儿的声音。

    或许,就像是末夜所说的那样,这里的是纳兰菲琬收藏着凝血咒的秘卷的地方?

    如果他们能够得到那秘卷,准确来讲应该是能够知道上面记载的关于凝血咒的弱点和缺陷的话,那么他这次的行动也就算是圆满了。

    但是,里面看守着的人的实力肯定极强,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够,战胜?

    宇文千叶犹豫了一,终于是定了决心。

    指节分明的手搭上了门沿,刚想用力推开的前一刻,一阵让人发自内心的战栗感觉便是席卷了他的全身。

    门开了。

    他看到那双巨大的眼眸直勾勾地盯着他,声音中挟了一丝龙威,“人类……汝来此所为何事?”

    宇文千叶直直看着那双褐色的眼眸,脑海中的思绪一时间也是凌乱。

    血……苍龙?

    传言中是帝品神兽之一青龙的后裔,蛮横强大,嗜血凶悍。

    为什么这种本来不应存在的东西会在这里出现?!

    他堪堪退开了一步,就在这一步间又是联想到刚才听到了纳兰菲琬的几句话……

    ——“本座……纳兰菲琬,是唤醒你的主人。”

    ——“可以!待此事过后,本座可以放你自由!”

    宇文千叶两道俊眉纠结,一个转身便欲离开。

    纳兰菲琬竟然唤醒了异兽血苍龙……

    血苍龙的眸子幽幽轻转,人类真是有趣的生物,只要自己释放出一丝龙威,便是能够让他们逃得慌不择路。

    既然他苏醒了……就让他好好享受杀戮的快意吧!

    它的龙眸渐渐变得血红,龙爪一抓便是将纳兰菲琬刚才放到一旁的那块黑得极其深邃又诡异拿到了自己的爪上,眸中流露出贪婪的神色。

    这里面的气血,足以让他修为增加上千年。

    宇文千叶看着这头龙的褐色-眼眸渐渐变得如同鲜血一般鲜红,也是感觉到有所不妙。

    血苍龙将黑色水晶石里面储存的能量完全吸走,感受到周身的酣快淋漓的感觉,一声龙吟便是不自觉从嘴边溢出。

    待它再次睁眸的一瞬,面前的男子早已经是消失不见。

    想了想他和那个叫做纳兰菲琬的女人的约定,他的嘴角勾起一抹轻蔑的笑容,身体开始渐渐缩小,也是化为了人类的形态,同时身后一双青色的龙翼渐渐舒展,轻微一扇,整个身影便是消失在了原地。

    身后的魄力一直在压迫着他的身体中那原本行云流水的内力,宇文千叶咬咬牙,打定主意一个疾停便是定在了原地。

    “哦?不逃了?”

    那身后有着一双青色龙翼的男子眼中满满都是戏谑的光芒,声音中有一丝讽刺的嘲弄。

    宇文千叶感觉到自己额上的汗正在渐渐滑落,但是眼中的神色却是无比的坚定。

    他知道,再怎么逃,这已经锁定了他的气息的凶残异兽还是不会放过他,与其将后背暴露在敌人的面前,倒不如正面面对他,拼上一把。

    血苍龙的眼里带了三分欣赏的笑意,另外七分却是明明白白的轻蔑。

    不过是蝼蚁而已。

    他在指尖之上酝了一道黑青色的气劲,一扬手便是朝着那男子挥去。

    宇文千叶眸色沉凝,这道气劲上的威力让他有一股自心底泛上的寒意,摆开阵势,耳边又是回想起了昔日韩老的教导。

    ——你这样不对,来,看爷爷怎么做……

    ——千叶,这一个招式应该是这样子的……

    ——我说过很多遍了,是这样,对对,就是这样……

    老者的音容笑貌,循循教诲不断在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为了爷爷这几年这般心血的栽培,他怎么可以逃?!他怎么可以输?!

    血苍龙自然也是感受到了面前的人忽然之间在气质上的巨大变化,玩闹的神色终于是收了起来,尤其是看到男子不过是一剑便是将他的气劲劈散而去,他的脸色终于也是有了一抹凝重。

    或许他应该收回前言,面前的这个男子,并不是什么蝼蚁。

    宇文千叶只觉得现在的自己处在了一个极其奇异的状态之,招式在自己的手中行云流水地使出,威力来说竟是达到了极致的巅峰。

    而在对面的血苍龙终于像是忍受不了了一般,怒啸一声,指尖上凝成的气劲变得宽大而且厚实了几分。

    宇文千叶没有办法抽出一丝心绪来关心其他的问题,血苍龙越加凌厉的招式快要打破他可以支撑的极限,他额上的冷汗层层浸,然后滴落在地上。

    血苍龙的眼开始渐渐变得血红,指尖上道道青色的气劲也是奇异地夹杂了一丝血红的颜色,也是这一丝增添出来的血红,让宇文千叶感觉到,他的抵抗已经是到了极限。

    在又一次荡开了那似是无穷无尽的青红色气劲的时候,宇文千叶收回了手,只觉得手臂发麻,似乎……已经不属于自己了一般。

    他垂了手臂,指尖松了松,长剑终于是无力支持的一瞬间掉落在地。

    看着那在眼前渐渐放大着的青红之色,他嘴角也是勾上了一弯苦涩。

    只能到这里了吗……

    就在宇文千叶想要闭上眼的一瞬间,从他的身边斜里挑起的一道白光便是向着那青红的气劲迎了上去,两者相碰之处铿锵之鸣大作。

    而离得极近的宇文千叶只觉得自己的灵魂都要被其中外放的骇人余威所毁灭。

    “谁?”

    血苍龙狠狠抬头,目光逡巡着想要找出刚才挡他这一击的人。

    宇文千叶同一时间也是觉得血苍龙对自己的威压似乎减弱了许多,一抬头,便是看到了一个极其熟悉的白色身影。

    这人……中午的时候,他见过。

    跟末夜和血素坐在一起的,有着白色头发的异域男子。

    胖虎并未看面前的血苍龙,只是回头对着身后的男子咧嘴笑了一,“帅锅没事吧?”

    宇文千叶看到男子那双在黑夜中依然是晶黄透澈的眼眸,神情间微微有三分呆滞。

    “白虎?”

    血苍龙微微嘶哑的声音响起,“现在这世间居然还有白虎的存在?”

    确实,按照他的记忆,在他的品阶还要往上的帝品神兽一共才不过是四位,分别就是青龙,白虎,朱雀以及玄武。

    他们四个在很多年前的一场战争中将这片天地弄得是天翻地覆,后来他们之间也是达成协商,东之域,归由青龙所掌,命名为东之青龙;西之地,归由白虎所司,命名西之白虎……

    而在那之后,四位帝品神兽的踪影就已经是消失不见,但是倒是有不少亚脉依然在这片天地之间存在。

    “血苍龙吗?”胖虎勾勾唇,语气张狂,“不过是是帝品神兽的亚脉,给哥滚一边去。”

    那青色的人影认认真真地看了胖虎好久,眸色明灭,语气却是镇定,“汝修为不如吾三分,吾何惧之有?”

    “我管你举不举的,”胖虎并没有注意到宇文千叶那惊诧讶异的表情,语气依然是欠扁得可以,“虽然哥不过前段时间才达进阶帝品,要收拾你这小老头,足够了!”

    气氛一子便是变得剑拔弩张。

    而在另外一边,纳兰菲琬脸色也是微微有几分不好,掌中血气凝聚,面前这同样那般绝色的两人实在是无法让她宽心一分半点。

    苏素素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眯着眼对她笑,身上那雪白衣衫早就在打斗间沾染上了一身的艳红,在这夜色当中,越发的魔魅妖异。

章节目录

妖孽相公素素有礼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玖小伍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玖小伍并收藏全本小说妖孽相公素素有礼了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