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菲琬看着面前的那两个绝美得如同画里走出来的人,两道漂亮的柳眉微微蹙起,眸中的神色阴沉不定。

    这两人的实力摆在那里,哪怕是现在的她对上这两人游刃有余的默契衔接攻击,也实在是够呛。

    要不……动用凝血咒?

    “姚宫主……”,苏素素这时却是唤了她一声,那空灵轻盈的声音落,平静得没有半分波澜,“你说……人活着是为了什么呢?”

    纳兰菲琬愣住。

    但是神色很快恢复了原本的狰狞,语气中也是带上了三分傲然,“活着,当然是为了问鼎天,睥睨苍生!”

    苏素素敛目,声音依然是平静得毫无风澜,“哦?那还真是悲哀……”

    “悲哀?!”纳兰菲琬笑了,笑容间带上了一丝猖獗的疯狂,“这世上,悲哀的永远只有死人和弱小的人!”

    连自己的命运都没有办法主宰的人,那才是真正的悲哀!

    似是想到了什么东西,纳兰菲琬的心尖不自觉便是颤了颤,是的,当年在偶然间寻觅到了这一孔山洞,里面存了关于凝血咒的秘卷以及那头沉睡的血苍龙,还有一张残破发黄的纸。

    ——你想获得权力吗?

    权力……

    是不是有了权力,就能主宰自己的命运?

    不然,为什么自己的父亲会这么的向往呢……

    她也,很想要主宰自己的生命。

    她需要实力。

    足以站在世界之巅,让全世界仰视的实力。

    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世界中就已经完全是被杀戮占据了呢?

    只有每天沉浸在那染满血色的世界之中,才可以换来的那一时半刻心情的安宁沉静,满足快意。

    血腥的味道缭绕在她的周身,怎么洗也洗刷不掉。

    毕竟,她的手上已经是染满了鲜血。

    她抱着头,只觉得头痛欲裂。

    一条条冤魂在对着她诉说这自己的无辜。

    苏素素看着她的瞳孔中似是失去了光亮,心中一瞬便是警铃大作,一个翻身便是越出了好几十米的距离,带着司空夜向后又是退开了十几米,神色间很是凝重。

    就在一秒,纳兰菲琬的整个人便已经是漫上了全身的血色。

    苏素素神色中有一丝无奈,还是太晚了吗……

    司空夜微凉的指尖抚上她的脸颊,然后掐了,“别走神。”

    苏素素点了点头,看了周围依然在奋力拼杀的众兄弟一眼,脸上的神色重新变得严肃起来。

    根据之前古月里从他的闲云居这么久以来的情报记载,终于是在三天前找出了有关于凝血咒的记录。

    ——凝血咒原身,上古血魔。

    苏素素幽幽叹一口气,遥遥望天,坑爹作者你真的太特么的坑爹了……

    是以,当凝血咒的持有者在血煞之气日积月累的沾染之,很容易便是会丢掉了自己的本心,成为一个只懂得以杀戮为生的存在。

    再然后,这一分已经破败的灵魂会被体内的凝血咒也吞噬掉,整个人都会化为血魔的傀儡,以血祭天。

    “果然,这还真是让人讨厌的味道。”苏素素皱了皱眉。

    司空夜这时却是了执起她的手,十指交扣,脸上的神色温柔。

    “当初,我习得这寂灭流云功的时候,从来未想过竟然能用出这一式的一天。”

    苏素素了然地笑了笑,体内的内力在同一时刻也是速流转着。

    祁灭天看了一眼那骤然便是变得凌厉几倍的气势,七彩罗绮扇一个拂动,面前的人便已经是以啃泥的姿势扑倒在了他的脚,同时破裂了的还有一颗深红如血的红色珠子。

    他的眼微微眯起,很是认真地看着那两个像是只是平常地手牵着手的二人,眼中的神色或是带上了几分期待。

    哪怕是他,也从未见识过夜小子说过的这寂灭流云的最后一式。

    就让他看个清楚吧,让他看看这传言中的一式,到底能到达怎样的怖人威力?

    纳兰菲琬血红的眸子转动了一,看向那二人的目光中盈满了敌意,同时也是带上了一身的血煞之气朝着两人所在的地方走了过来。

    一步,又一步。

    缓缓地接近着。

    但是那两人却是像是没有看到一般……

    不对!

    祁灭天的瞳孔收缩,目光中充满了难以置信,只因为他看到那两人,分明是都已经将双眼闭上了。

    苏素素觉得这种感觉很奇异,明明双眼已经闭上,但是她却是有极其安心的感觉。

    感受着自身周围那暖暖的,属于她自己,抑或是他们二人的内力在两人之间静静流动着。

    她轻轻地睁开了眸子,同时也是看到了司空夜将那深邃幽黑的魔眸渐渐开张,夜色中更是为他增添了一分妖异的魅惑之感。

    两人的呼吸交融,频率渐渐相似,直到完全相同。

    祁灭天的脸色渐渐变了,眼前明明就是两人,但是在他的感知中,这两人却像是已经化作了一体。

    纳兰菲琬,或者这时应该叫血魔,像是已经是感受到了面前这两人身上那强横无比的气息,手一扬,手臂上的血煞之气便已经是凝成剑型,向着两人直刺而来。

    司空夜微微讶异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手,面对着直冲心脏而来的血色巨剑面不改色,只是指尖一划,那把本该让人惊惧的血色巨剑便是泯灭成灰,完全消散在了风中。

    血魔愣了一愣,似是并未想到自己这凝聚了极其多的心血的一式竟然让人如此轻描淡写地就化解了去。

    不可能。

    他马上抬起另外一只手,一瞬便是在手上凝聚了力量,反手便是向着苏素素的门面而去。

    但是,那女子同样只是轻松地弹指之间,便是将他的攻击完全化去。

    而此时,两人早已是心意相通,将那依然牵在一起的手微微高举,一股极其骇人心魄的力量便是在上面疯狂地凝聚。

    终于,那双血红的眼眸中出现了一抹惊慌的神色,直觉告诉他,若是正面被击中的话,等待他的,恐怕只有灰烟灭,永不超生的场了。

    他要逃,离得越远越好。

    却是被一杆银色的长枪阻了去路。

    他凶悍地抬眸,却不料对上了一双妖异的琥珀色眸子,里面泛着如同蛇瞳一般冰寒的目光,让他的身子不自觉抖了抖。

    好不容易才能重见天日了,难道这么快便是要他再次落入那无止境的黑暗之中吗?

    不,他不要!

    “唉,能别在我的地盘上弄这么危险的东西吗……”

    女子的声音就在千钧一发之间响了起来,字字如同天上飘落,让人无法寻觅得到到底是哪里传来的声音。

    而同一时间,司空夜和苏素素手上的那凝聚的力量也是同时随风飘散而去。

    两人诧异着对视一眼,同时将目光放到了那不知是何时出现在场地中央的那一抹身影。

    她轻轻转过身,目光扫过众人一圈,然后视线在司空夜的身上停留了一会,又是开口,“你们弄出来的那东西太危险了,会将我的山夷为平地的。”

    苏素素眯起眼看着那墨发及地的女子,那是一张怎样绝美的容颜,就如同上天最美的礼赞,哪怕是苏素素在她的面前,也不禁有一种被比了去的错觉。

    “流,流儿?”老者颤抖着的声音响起,里面有一丝不确定的喜悦。

    众人一愣,一回头便是看到了祁灭天那一副复杂的表情,里面似是有喜悦,也似是有惊异,还似是有……不舍和想念。

    被唤作流儿的绝美女子轻轻转头,也是看到了祁灭天脸上那副复杂到引人发笑的神情,当即也是轻轻点了点头,“山祁,好久不见。”

    祁灭天的嘴角噙了一抹苦笑,“这么多年过去,你竟然还是那副样子,一点都没变……他呢,还好吗?”

    流儿微微一笑,“沐和流儿的生活都很好。”

    气氛一时间有些压抑。

    “请问这位前辈……名讳?”司空夜抑内心那抹怪异的感觉,平日嚣狂的他竟然提不起任何一丝傲气,只能低顺着问道。

    “冷姬流。”

    冷姬流意味深长地看了司空夜一眼,在苏素素看来,那眼神中却是带上了三分嗔怪。

    他们两个才第一次见她,不知道她叫啥是很正常的事好吗,她嗔怪个毛线啊……

    苏素素这时却是定了定神,就算她再狂再傲也明白面前这女子的实力在他们所有人之上,而且虽然内心有种怪异的感觉,但是脸上依然是未作声色,“那请问冷前辈,这血魔,该如何处置的好?”

    冷姬流回过头,也是上上地看了苏素素几眼,脸上露出一抹比较满意的神色,“等他们到了,你就知道了。”

    他们?

    谁啊……

    她智商捉急!猜不来哑谜!

    冷姬流又是欣赏了一苏素素脸上那凌乱在心的表情,然后又是绽出一抹绝色倾城的艳丽笑颜,“这不是到了吗?”

    血魔似乎也是感受到了有两股如同天敌一般的气息在慢慢接近着,一声厉吼便是将所有的子咒都收回了进体内,血色忽而便是浓厚了几分。

    苏素素同时眼尖地看到,那本该是大圣使的杭楚也在这一刻却好像似是受到了什么牵引的力量,向着中心那血红的人影飘去。

    然后,人便是在离那人五步处倒了去。

    这是……怎么回事?

    冷姬流淡淡地扫了一眼,淡漠着开声,“他跟别人是不一样的存在,如果说纳兰菲琬她们是靠着血魄珠增加实力的话,这个人,却是依靠血魄珠而活着。”

    她想了想,补充道,“换句话说,他的灵魂早就和血魄珠融为了一体……”

    凤鸣,凰啸。

    两道身影从远处朝着这方向疾而来,一身雪白,一身墨玄。

    “到了。”冷姬流的唇边泛起一抹浅笑。

    苏素素眨了眨眼,看着面前的两人,大脑微微有点当机,“寇然卿和……燕缥缈?”

    男子一身玄衣,转了身,凤眸流转间有着淡淡的无奈,“我说素儿,好歹是久别重逢,别用这副呆滞的神情来迎接我啊……”

    相较起男子的变化,那白衣的女子的变化倒是更为巨大,先不说那本来一头的墨黑的长发此时已经是完全变为了艳丽的红,那双本该是极漂亮的黑色-眼睛竟也是变得透澈深红,隐隐间便是散发着魅惑的风情。

    女子的红发在风中飘扬,朱唇轻启,声音一如往常般悦耳动人,“凤缥缈。”

    司空夜这时也是明白了冷姬流的意思,凤凰之火乃是时间一切秽污的克星,所有的不净之物都会在凤凰的火焰中得到重生。

    而现在这种时刻,寇然卿能带着已经苏醒过来的凤缥缈赶到这里来,不正是说明了他们二人的血脉已经完全苏醒了吗?!

    司空夜和苏素素对视一眼,两人皆是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了悟的神色,同时,两人也是对这名女子的身份更是好奇了几分。

    这到底……是什么人?

    “你们……放过菲琬吧。”男子的声音低低的,在其中夹杂了一抹苦痛的叹息。

    苏素素看着也是不知从何出现的池洛华,看着他正正挡在那两人走向纳兰菲琬的路上,只觉得这世界真的是很好地诠释了何为变化无常。

    冷姬流却是依然一副淡然的样子,看了一眼那挡路的池洛华,漠声道,“黑白的凤凰火焰只会净化血煞,我们放过她容易,只是怕她不放过自己。”

    池洛华皱了皱眉,又是看了一眼身后的人,犹豫难择。

    终于,他还是咬咬牙,看向冷姬流的眼神中带了一分决意,“现在……还来得及?”

    冷姬流看了一眼苏素素,又是将视线放到纳兰菲琬的身上,“因为刚才那几句话,她暂时找到本我,现在的话,倒是不会伤及她的魂,但是你再犹豫去,后果我就不敢……”

    话音未完,众人便是看到池洛华让出了路。

    黑芒和白炎交错,消退了血色。

    有什么东西渐渐在风中泯灭消失。

    有什么东西带着最后的一份念想渐渐飘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千里之外,女子的脸颊在睡梦中流了泪水。

    有一个曾经爱她入骨的人,随风消散,不复存在。

    待到那燃着的黑白火焰渐渐消退,女子秀美的容颜清晰地落入了周围众人的眼。

    那是……纳兰菲琬?

    冷姬流对着池洛华点点头,后者在得到了肯定的眼神终于是鼓起勇气上前。

    他将她靠在了他的怀里,轻柔地托着她的后脑,唤着她的名字。

    “菲琬……菲琬……”

    睁开眼,我就在这里。

    不离,亦不弃。

    女子的睫毛微微颤动了一,她似乎,做了一场很久很久的梦。

    是时候,该醒来了。

    纳兰菲琬睁开眼,对着池洛华盈盈轻笑,她抬起手,轻点着那如记忆一般完美的颚线,“洛华,我回来了,我……”

    苏素素别过头,这种像是都市情感剧的东西太惹泪点了,于是也难得地关心了一“老乡”胖虎,“怎么胖虎这么就都没有回……”

    “小心——”

    话音未落,苏素素的话头便是被止住,一道细小的青红色身影在几人面前如闪电般掠过,然后,贯穿。

    事情发生的太快,让苏素素有种反应不及的感觉。

    这是……怎么回事?

    纳兰菲琬不是刚醒过来吗?

    怎么又倒了?

    “孽畜!”冷姬流这时也是反应过来,冷喝一声指尖一挥便是将那细小的青红身影甩到了石上。

    “还是没有来得及吗……”两道狼狈的身影从那血苍龙出现的方向追赶而来,看到面前的一幕,两人的脸上都是有一抹悲凉。

    如果他们还能坚持多一会,或许……惨剧就不会酿成了?

    池洛华觉得脑海中一片空白。

    就在刚才,他最爱的人儿在他的怀中还甜蜜地对着他笑,跟他说“我回来了”。

    然后呢?

    她只说了一个“我”字,然后便是将他狠狠推开。

    他觉得指尖泛冷,却是不依不饶地拥住怀中的人,双眼直直盯着女子渐渐生机涣散的瞳,心上有着被撕裂的痛楚。

    “洛华……你没事,真好,”她的指尖冰凉,抚上他的颚线,意识渐渐走远,“我还是想……告诉你,我……”

    爱你。

    女子的手垂落。

    笛声萧萧,一曲轻尘落红尘。

    带走了半分萧瑟,还有一颗碎裂成灰的心。

    -------我是悲伤的分割线-------

    五年的时间,足够让很多事情都变得不一样。

    例如说,司空家新增添的三位活宝。

    司空奕托着脑袋发呆,这段时间他发现他的妈咪自从将弟弟妹妹生了出来之后就天天都,神出鬼没的。

    每天都丢弟弟妹妹给他照顾,再这样去,他都要成小爸爸啦!

    难怪隔壁家古谷茹经常都说他那啥……未老先衰!

    不能忍!

    茹姐你还大我一岁啊!不带这样欺负小孩的!

    司空奕一手抱着弟弟一手抱着妹妹,摇摇晃晃着闹着要跑到古家玩耍去。

    一进门,便是看到了狐狸叔叔和茹姐家的美貌娘亲在棋,他心情那个激动啊!屁颠屁颠就蹦过去了有木有!

    “狐狸叔叔,凝儿阿姨——”

    稚嫩的嗓音响彻,成功让某狐一口茶水喷出外加落子失误,而对面的某美人却是笑盈盈地将那小小的身子纳入了怀中,“小奕来找茹儿的?”

    司空奕鼓起腮帮子,“不,我是来借粮的,弟弟妹妹饿了,爸比妈咪不知道去哪里鬼混了……”

章节目录

妖孽相公素素有礼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玖小伍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玖小伍并收藏全本小说妖孽相公素素有礼了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