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空奕鼓起腮帮子,“不,我是来借粮的,弟弟妹妹饿了,爸比妈咪不知道去哪里鬼混了……”

    某狐再次将一口全部喷出,同时咳得上气不接气。

    鬼,鬼混……

    司空奕将弟弟妹妹递到谷凝的手中,乖巧地眨眨眼,“凝儿阿姨,霓裳和洛神就先交给您照顾了,为了表达我对您的感激之情,这局棋你就放心的交给我吧,我保证把狐狸叔叔打得屁滚尿流!”

    “你小子还来劲了是吧!”古月里挽袖子,“来来来,你赢了今晚月里叔叔请你吃烧鸡!”

    谷凝轻轻一笑,看着两个一大一小的小孩毫无办法,同时也是将苏素素所生的一对龙凤胎抱回了房间去。

    一炷香后。

    司空奕小小的脑袋探了进来,眼中洋溢着快乐的神采,又是蹦跶着跑到了谷凝身边讨好地笑着。

    谷凝抬手摸了摸司空奕的小脑袋,温温和和地笑道,“月里叔叔呢?”

    司空奕笑得狡黠,“他去卖烧鸡了,三只啊咩哈哈!”

    脑海中想到古月里那副郁闷的样子,谷凝脸上的笑意更深刻了几分,“小奕真厉害!”

    “当然,”司空奕眨眨眼睛,“我可是师从咒大神的!”

    “咒大神?”谷凝不解。

    “就是……”司空奕咬咬指头,理清了一他们之间的复杂关系,然后老神在在地道,“就是当今天子书华叔叔的小皇叔咒大神啊!”

    谷凝憋住笑,指尖却是没法止住轻颤,“小奕真棒。”

    司空奕这时却是收回了臭屁的样子,探着小脑壳看了一眼熟睡的弟弟妹妹,在嘴巴前面划了一,比了个拉链的动作,然后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

    谷凝不禁感概了一,司空家这基因啊……

    说到这故事的主角二人,却是在仙侣宾府中相当悠闲地喝着茶。

    苏素素纤纤玉指轻捧瓷杯,绝美的容颜在缭绕的雾气中更是显得极具风情,飘渺动人。

    轻轻搁茶杯,她看了一眼冷姬流,轻笑,“怎么样?”

    冷姬流眯着眼,一脸的满足之色,“不错,叫什么名字?”

    苏素素葱指轻点水壶的壶身,里面的水便是瞬息间便是重新沸腾,声音依然是带了几分空灵的美感,“东方美人。”

    冷姬流似乎是对这名字很满意,饮毕,便是将瓷杯搁,眯着眼睛舒舒服服地躺靠在椅上。

    沉寂不过一会儿,冷姬流又是睁开了眸子,眼神灼灼地看着苏素素。

    苏素素被她看得不自然,不禁出声询问,“怎么了?”

    “你觉得这地方怎么样?”冷姬流美丽的眸子轻转,声音里有丝期待的意味。

    苏素素很认真的打量了几眼,不得不说,这地方的大小和坏境自然是极合她心意的,当即也是点点头,回道,“素素觉得很不错。”

    冷姬流美眸连动,“你觉得不错就好!要不明天开始让你和夜在这住一年?”

    苏素素愣住,“啊?这不好吧……”

    冷姬流站起身子,墨发披散及地,语气中满满的都是兴奋,“是这样的,我和沐已经好多年没有外出旅游了,要是你们觉得适合的话,不妨在这住上一段时间,就当看家了……”

    苏素素还没回过神来,面前的绝颜美女便是一个闪身就消失不见,只余空气中那还在飘散的一句话,“就这样说定了!”

    司空夜走了进来,双手一搂便是环上了女子纤细的腰肢,“怎么了,一副呆相。”

    苏素素呆滞地转过头,“你爹呢?”

    司空夜愣了一瞬,很自然便是接口,“刚才交代一句‘交给你们了’就不见人影了。”

    苏素素的嘴角抽了抽,又是重新靠进了他的胸膛,“你爸妈太狡猾了。”

    他很快反应过来,唇角带笑,“是啊,真狡猾。”

    苏素素的声音继续闷闷的,“他们也是的,一个仙后,一个魔帝,就这样说跑就跑了……”

    司空夜捏捏她的鼻子,声音挟了一丝笑意,“那算什么,我爹当年还把我亲手送司空府了呢。”

    回想起几件事情,他嘴边的笑意更是深刻几分……

    无论是那个将他亲手送到司空朴身上的男子,还是那个梦中他见到的给他白玉喾帝函的男人,原来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和仙后冷姬流为结发夫妻的魔帝司空沐。

    苏素素也是明白了为何那个时候司空夜在问冷姬流的名字时,她脸上的怪异表情是怎么回事了……

    她那时候肯定想一双拖鞋糊上你的脸,然后大吼,我是你妈!苏素素恶意猜测道。

    司空夜无奈,托起她的后脑对准了她的红唇便是亲了去。

    寇然卿也是和凤缥缈喜结连理,两人大概上是血脉之间本就互相联系的关系,这一辈子也算是过得如胶似漆,天天玩火。

    咳,此玩火非彼玩火,众亲们请勿想歪。

    凤遐天对这“玩火讲堂”的开办也是非常的满意,看着族中的弟子一天天能善用血脉中的那丝火力渐渐变得强大起来,越来越觉得当初的决定是如此的英明神武。

    至于这讲堂的名字是不是有点怪……

    凤遐天偏头,有吗?我可是请当今天最有名望的其中一人来给起的……

    问曰:谁啊?

    答曰:血素冥女外加西之白虎帝女苏素素啊!

    囧……

    而这两人膝也是育有一女,此女一出生便是长得极为漂亮,甚至连小司空奕都决定要先手为强……先去岳父岳母面前挣个女婿的地位再说!

    那融合了黑凰和白凤的血脉的寇沫沫不但极其的受人喜爱,而且因为体内的凤凰之祖的力量还极受凤遐天的器重,已经是将她定为了凤凰一族的未来接班人。

    至于古月里和谷凝二人也还是那样恩恩爱爱,照顾自家小孩以及在某天收到从仙侣宾府寄来的书信一封后开始顺便把别人家的小孩也照顾了。

    于是古家以后的每天就会出现以的场景:

    “司空奕,别给我偷吃!”

    “古谷茹,自己的作业自己做!”

    “司空奕,别把别人家的妹妹往家里带!”

    “……”

    然后,当同样是祸害级别的司空家龙凤胎长大一点以后,古月里觉得自己的狐狸头毛掉得是更多了……

    “司空霓裳,别挑食!”

    “司空洛神,别欺负别人家的孩子!”

    “古谷茹,自己的作业自己做!”

    “司空奕,妹妹不能带弟弟也不可以!”

    当然,这些种种反映出狐狸兄的奶爸特性的事情都已经是后话了。

    那盛书华当上了东之青龙的皇帝,而他的皇后居然也是他们的大熟人——尚墨韵,这两人也是和和美美地过了一辈子,直到将帝位传给了后代。

    再说到盛咒那个原本看着很是飘逸出尘赛神仙的王爷,竟然是被那时在妙云楼救回来的桐扑倒在了床上,自此两师徒一边教导着箭术一边也是美美满满地过完了一生。

    池洛华一生并未再娶,但是他也是看得很开,当年的纳兰菲琬的手中染上的血孽那么多,而那只凶残的上古异兽血苍龙也是她一手放出来的,最后落得这样的场也不能怪得了谁……

    只是,其实他还是会想听完她嘴里想说的那句话啊……

    还有苏素素她家的亲哥轩辕韫然,也是乐得偷闲,把轩辕殿扔给两个手紫荆和紫晶以后便是开始了泛大陆的游历,有事没事跑到东之青龙古家去看看几个小孩子的成长,然后又开始到处游历……

    至于苏麒麟和轩辕默两人,在自家的两个孩子跑了以后,也只能继续稳稳坐着西之白虎的两个帝位,同时天天期待苏素素快点回来接手帝位好让他们也能出去玩一。

    最后不得不说的当然还有跟苏素素一起穿越过来的胖虎,或者现在更应该称之为白虎比较好?

    由于这厮身上的虎之帝王的威压太过浓重,就连母老虎看到他都是战战兢兢地绕道走开,胖虎就郁闷了,是不是便是变为人形跑到春桃的子里面一起讨论讨论草药问题,顺便让这鬼医看看能不能想想办法帮他减去几分威压什么的……

    经过后来一系列的失败的试验之后,胖虎也是放弃了,同时在相处间发现春桃竟然没有受到自己的虎威的影响,于是乎很满足地天天保持着人形跟在春桃的身后照料花店。

    问曰:这么纯情?

    答曰:白开水都没我们纯!

    顺带一提,眼看着春桃打算一辈子不嫁,但是好歹旁边还有只神兽级别的老朋友天天陪泡茶,而冬柏也早就与花雨成了亲,夏莲也是在众人的祝福声中将秋枫拖进了新房。

    咳咳,不对,应该是夏莲和秋枫日久生情,携手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

    苏素素将手中的笔放,伸了个懒腰,又是将前面写了的东西都细细地看了一遍。

    猝不及防间,就被身后的男子环上。

    “练完字了?”司空夜芙唇轻点她柔软的耳廓,声音魅惑道。

    “嗯,练完了……”她转身,回拥住他,同时送上一枚深吻。

    她靠在他的怀里,在这仙侣宾府的最上层,看着夕阳西,云卷风舒,听着身后的男子的心跳声,只觉得她的全世界满满当当的都是幸福。

    “素素,你还记得吗,当年我们说过的话……”司空夜远看着夕阳西沉,陷入了回忆之中。

    “嗯?什么话?”苏素素伸了一个懒腰,猫咪一般在男子的怀中蹭了蹭。

    他执起她的手,魔魅的眸中满满的都是温柔之色,“我要与你一共站在这世界之巅,指点江山,冠绝风华,睥睨天!”

    苏素素勾唇轻笑,却不料忽而便是被妖孽邪笑着一把扑到了身,芙唇在颈间游移,“娘子,你看,为夫真的可以满足你的……”

    苏素素挑眉,不甘示弱地将自家的美男夫君一个反推压在自己的方,轻扯着他的衣衫同时对着他粲然一笑,“妖孽相公,素素有礼了……”

    【正文完】

章节目录

妖孽相公素素有礼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玖小伍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玖小伍并收藏全本小说妖孽相公素素有礼了的章节